【採訪手記】風雨飄搖中緊守崗位的香港記者

記者|莊芷韻

有人笑說連月反修例運動中,香港的記者變成了「戰地記者」,做採訪要戴上頭盔、豬嘴面罩,閃避四面八方的攻擊,慎防被誤傷。但可悲的是,某些攻擊衝着「記者」身份而來,使記者受傷,記者突然成為新聞主角。

本刊以記者受襲、受傷為題,受訪的記者、攝影記者,其實只是冰山一角,,聽着他們述說採訪時的危險經歷,每每讓我捏一把冷汗,也教人佩服他們的冷靜和能耐。當我按日期搜集自6月9日起新聞從業員受傷的報道,根本多不勝數,幾乎每一次衝突事件都會有記者受傷個案,何況很多都沒有報道出來。我想,沒有哪一位記者受過訓練,如何在一場「攻防戰」中自保,能安然無恙的,或許是經驗、或許是觸覺,更多的是幸運。

「記者生命最低賤。我們沒有想過當記者要食子彈、食多次催淚彈,我入行從來沒有想過。」

一位受訪者這樣說,說出不少記者的心聲。即使如此,無一受訪者說要放棄採訪工作,無論是體力不支暈倒、受襲倒下、中槍後,他們仍站起來,繼續採訪、拍攝,記錄現場發生的事。原因無他,是記者的天職。

有朋友問過:有人為了其他人得到資訊而當記者,會不會太「大愛」?令我想起中學時的我為何想當記者,原因不「大愛」,喜歡聽別人的故事而已。

這群前線記者正在講述一個城市的故事。是不是大愛?答案或許是他們太愛這個城市。

完整報道:示威現場如戰區 記者冒死記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