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學童 跨不過的斷層 — 《大學線》

SEN學童 跨不過的斷層

小童六歲升小學,本是一個值得憧憬的學習新階段;然而,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下稱SEN)的兒童,盼來的卻是一條死胡同。他們原可享受社會福利署提供的支援服務,但支援服務於六歲後驟然停止,轉由教育局統籌。

為配合融合教育,SEN學童的津貼會直接撥款予學校,由校方自行分配。資源卻未必一定用在學生身上,有年滿六歲但仍未升上小學的學生被迫停止訓練,亦有學校治療師重複教導學生已掌握的知識,甚至單方面中止服務。面對支援的斷層,基層家長唯有節衣縮食,省錢為子女報讀私人訓練課程;亦有家長因壓力過大而患上情緒病。「六歲」這條分界線,對他們而言是惡夢的開端。

記者│陳欣其 孫澤芳 編輯│姚宛廷 攝影│姚宛廷 陳欣其 孫澤芳

學習表現打回原形 學前康復服務前功盡廢

六歲半的俊俊在兩年前確診專注力不足和讀寫障礙,做功課時經常會發脾氣。媽媽阿鳳(化名)形容場面猶如「世界大戰」,甚至是「火星撞地球」。阿鳳有時候因打理家務未能陪伴兒子做功課,檢查功課時發現字寫得很差,就會把它們通通擦掉,要求俊俊重寫。俊俊便會大發雷霆:「我寫得這麼辛苦,你又擦掉了,那你寫啦!」

俊俊需花上兩小時去完成一頁的英文功課,阿鳳指圖中是她擦過後俊俊重寫的功課,字體尚算端正。(姚宛廷攝)

俊俊在五歲時接受了一年社署提供的支援服務,包括言語治療和幼兒教師指導,情緒和學習都有明顯進步。他不但會自動自覺做功課,更懂得反過來教導阿鳳:「他會跟我說,姑娘告訴他聲量分為五個等級,五為最細,一就會很大聲,所以我應該用三的聲量說話。」

去年九月,年滿六歲的俊俊升上高班後,所有服務即時中止。然而教育局的學習支援津貼只適用於中小學,幼稚園並無相應服務,俊俊的學習表現馬上打回原形。倒退情況在剛停止服務後的兩個月尤其明顯,他開始忘記姑娘教過的內容,也不願做功課。每當做功課,總會分神玩鉛筆又弄筆袋,有時借故上廁所、喝水,諸多藉口趁機離開座位,甚至會趁阿鳳做家務時偷看電視。結果時常由中午十二時一直到下午四時,仍未能完成功課。

阿鳳跟丈夫分居,拿的只是雙程證,俊俊跟她現寄居於姨媽家,俊俊不做功課時就愛找五年級的表姐玩,有時甚至纏得表姐生氣。姨丈見狀曾警告,若再發生類似情況就不可繼續與他們同住。沒有經濟能力的阿鳳擔心被趕,但對於俊俊的問題又束手無策,壓力愈來愈大。

繼續閱讀:照顧兒子壓力大 媽媽賠上身心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