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自主的實驗 — 頁2,共3 — 《大學線》

身體自主的實驗

受網民攻擊 曾遭電郵威脅

在社交媒體發表文章,公開談論社會禁忌,少不免會惹來話柄。談到網民在討論區的種種攻擊,Emilia一笑置之。她曾被指打著身體自主的旗號「上位」,又被直罵「做妓女又拿貞節牌坊」。她無奈道:「我無時無刻都受到攻擊。」曾有匿名人士撰寫過千封電郵寄至各大機構,如保良局和宣道會轄下的學校等,指她主張淫褻、濫用自由,呼籲僱主不要聘用她,甚至指她精神有問題,威脅她「收手」,請各界勸喻她「返回正軌」。郵件更連同她的性感照片一同寄給她的中學校長、大學所屬書院院長以及前中大校長沈祖堯。她的中學校長因而聯絡她詢問有關性感照片一事。Emilia認為校長不會明白她的,故當時身為中大學生會「星火」幹事的她,隨口敷衍說自己因政見不同而被別人改圖抹黑。

對於別人的惡意狙擊,Emilia並不太擔心。她說自己曾經在律師樓實習,當時的上司亦欣賞她的工作能力,即使知道她公開性感相片,也揚言將來會聘用她,因此她對這些電郵並不介懷。

若要「自主」 須有經濟能力

要獲得執業律師資格,法律系學生必須修讀法學專業證書課程(PCLL)。本來對法律學系就不大感興趣的Emilia並不打算報考PCLL,一方面認為自己不適合律師工作,另一方面亦認為行業太多牽絆:「律師的專業形象不容許我以現在的方法推動身體自主。」大學尚未畢業的她現正於網上經營性玩具商店,希望能發掘商機。她指,要貫徹「自主」的理念,必先滿足經濟需求,故望透過創業賺取生活費 。

紋身亦是身體自主

即使面對家人反對,謝真仍繼續紋身、拍性感照,並認為自己有權選擇如何展示身體。(陳靜榆攝)

同樣實踐身體自主的,還有就讀中大中文系的謝真。謝真同樣出身傳統名校,曾就讀聖保祿中學的她,指學校會舉行性教育工作坊,指導女同學應如何拒絕男朋友求歡。謝真表示不同意這些保守的觀念,因為「即使破處也是我主動要求」,不理解有何不可。謝真說自己思想一向較開放,不被成長環境所規範。

在父權社會中,女性對自己身體的掌控常常受社會壓力所限。正如外界普遍對女生紋身有不好的印象,但謝真認為身體是自己的,如何展現絕對是個人選擇。喜歡紋身的她現時在下腹、胸口等共五處紋身。另外,她拍過幾輯性感照,尺度大至全裸。家人曾加以勸阻,但她並沒有理會。她將照片上載到Instagram的私人帳號,只讓朋友觀賞,但現時還未敢將尺度較大的相片公開。女生身體自主尚未成氣候,故謝真坦言不想因刊出自己的性感照片而被非議或批評。

跟Emilia一樣,謝真認同能否成功體現身體自主,往往受社經地位影響。她本想紋滿整隻右手,但無奈指:「一日未有本事,我不可避免要顧及社會對我的看法。」除非衣食無憂,不須再顧及社會的眼光,否則女性某程度上還是要向「現實」低頭,循規蹈矩地滿足社會的要求。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5_mybody_9.jpe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5_mybody_9.jpeg
因怕遭受社會輿論壓力,謝真只將尺度較低的相片上載至Instagram,較大膽的暫時仍不公開。(受訪者提供)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5_mybody_10.jpe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5_mybody_10.jpe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5_mybody_8.jpe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5_mybody_8.jpeg

繼續閱讀:內地推女子腋毛大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