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美運動員小風:打破二元性別界限 — 《大學線》

健美運動員小風:打破二元性別界限

香港擊敗芸芸競爭對手,在去年10月成功申辦2022年的同樂運動會(Gay Games),令香港成為第一個亞洲主辦城市。27歲的健美運動員羅小風是申辦籌委之一,他曾在主辦城市的評核匯報中,分享自己作為跨性別運動員的經歷,深深打動了評審,讓香港團隊打入三強,最後擊敗美國華盛頓特區和墨西哥瓜達拉哈拉,奪得這個世界最大型的同志體育活動的主辦權。

小風自稱「性別酷兒」,相信性別不是男女二分,他希望在香港舉辦同樂運動會,讓不同性傾向的人得到一個更平等參與運動的機會。

記者│徐樂彤 編輯│許莉霞 攝影│馮婥瑤 許莉霞

以健美作一場實驗 打破性別二元界限

健碩的身形,兩側鏟青的頭髮,低沉的聲音,小風外表與一般男子無異,但他生理上是女性,沒有做過性別重置手術,也不打算改變身分證及身體上的性別。稱呼自己為「性別酷兒」的他,詰問:「其實人是否只有一個性別認同?」

小風於大學時期參加划艇運動(由受訪者提供)

即使「跨性別」也不足以貼切地形容他,因為他沒有抗拒原生的性別。雖然他日常以男性身分生活,但不抗拒以女性身分參加健美比賽。他憶述第一次接觸性別酷兒這個概念,是源於三年前,看了一本性別酷兒攝影集《Gender Queer》,大開眼界。同年,他認識了來自洛衫磯的性別酷兒行為藝術家曾吳,在交流中讓他更意識到簡單的男女二分不足以界定自己的性別,對性別有了流動的概念。

小風中學時為了回應家人的期望,大多時候只能參與文藝或學術性的活動。那時被人標籤為TB(較男性化的女同性戀者),但他對這個身分有過疑惑,因為他感覺自己的氣質相較一般運動型的TB中性。他大學時期開始作出不一樣的嘗試,積極參與各種運動,包括長跑、划艇、龍舟等,最後對健美情有獨鍾。

在接觸性別酷兒這個概念之前,他在大學時曾一度想過摒棄女性身分,但作為完美主義者的他很快想到:「如果做手術令我胸脯上有條疤痕,我接受不了。」於是,他藉著健美追求理想的身型,也來一場打破性別二元的實驗,打破女性不應該滿身肌肉的既定印象。同時,他重新接受自己女性的身分,及學習展現自己女性的一面。

否定與誤會 不平坦的健美路

健身初期,有天小風回家吃飯,母親一開門就驚惶失色:「嘩,為何變了另一個人似的?」母親雖然習慣了女兒素來男性化的打扮,但對於小風突然變得健碩的身軀,十分驚訝。小風告訴母親,他決定參加健美比賽,可是母親上網搜尋有關資料後,直指女性健美運動員的照片很噁心:「女人為何要把自己弄得『一舊舊』?男人才會有肌肉的。」起初母親反對他參加健美比賽,即使後來態度軟化,每當親戚詢問小風變得健碩的體型,母親會立刻解釋,強調他是要參加比賽,過後就會變回「正常」。

不過對小風而言,健美開闊了他對性別的想像,他直指:「女人其實也可以健碩過大部分男人。」他更坦然赤裸上身,展現自己健美的成果。

健身後外表變得更男性化,也令小風遇上一些尷尬的事情。一次在健身室,有女顧客見他皮膚黝黑,以為他聽不懂中文,便毫不忌憚地在他面前,與身邊的朋友討論他是男是女。小風也曾經在健身中心的女更衣室與人發生爭拗:「她首先懷疑我是男人,我本來打算敷衍了事,就說我是穿著胸罩的,誰知她竟說『你的胸不是女人的胸』,我隨即反問『到底什麼是女人的胸』。」亦有人曾誤會他是入錯女更衣室的男人,表現緊張、高聲尖叫,甚至趁他洗澡時掀起他的浴簾。

小風日常喜歡男性化打扮,及以男性身分與人相處,因為他認為在社會上男性比女性聲音更有力量。(許莉霞攝)

繼續閱讀:

打破性別限制 擁抱女性化一面

從運動員到運動會籌委 期望帶來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