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殘像亦動人 — 頁2,共3 — 《大學線》

廢墟殘像亦動人

為廢墟訪世界 嘆軍艦島似九龍城

今年41歲的平面設計師Sing Chan六年前開始拍攝廢墟,已走訪過逾200個香港廢墟。他常常耐心地查看地圖,一些沒有門牌且被植物環繞的建築物,很可能就是廢墟。他以此方法,在港島附近一個離島上發現一處廢棄的羈留中心和辦公室,進去後找到了逾百份越南船民口供紙的副本。越戰爆發後,大量越南人逃難至香港、台灣及日本等地,有些被香港海關抓到,押送至此。口供紙上寫有審訊官、船民及翻譯的名字,一些口供紙更有「即影即有」的相片,不過已看不清船民的相貌。從口供紙看出,有些船民想去日本投靠親戚,船程一個月,但在香港補給糧水時被入境處逮捕,須遣返回越南。

Sing Chan熱衷廢墟攝影,除了香港,他還曾到日本、冰島、英國、台灣等地拍攝廢墟。(何吉數攝)
離島廢墟上有一份越南船民的手寫口供紙副本,資料詳細。(Sing Chan提供)

Sing Chan每月都會為了尋找廢墟而出國旅遊,2014年曾走訪日本軍艦島。軍艦島位於日本九州長崎,因煤礦業興盛,全島被日本三菱集團於1890年買下。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曾從韓國、中國招來礦工並召集俘虜,強迫他們在島上工作,韓國導演柳承完去年就是以此為背景拍成同名電影。當年為礦工而建的醫院、學校、住宅至今猶存,但1974年礦場關閉後便再無人居住。現時周圍有水警巡邏,參加旅行團是唯一合法的進入途徑,但旅客只能參觀全島約5%的面積。

Sing Chan的日本朋友與船夫相熟,得以順利坐上本地人的釣魚船,趁著晨曦登島。由於船家只給他們預留了三小時參觀, Sing Chan必須一直小跑著探索這座城市。他形容島上住宅似九龍城寨:「密密麻麻,近到好像你在這邊煮飯不夠鹽,可以直接伸手向隔壁屋借。」

軍艦島不到九個足球場大,高峰期人口卻超過五千人,人口密度是當時東京的九倍。電視機是當時的高級電器,但Sing Chan仍見部分電視機留於職工宿舍內,據說是因為當年三菱遣散員工時,待遇十分優厚,早已在家鄉為員工準備好齊全的電器家具。

與軍艦島一樣,位於福島核電站事故隔離區的雙葉町和大熊町,也是兩個完整的大型廢墟城鎮。隔離區按輻射等級分為紅、橙和綠區,橙和綠區是可進入的範圍。輻射探測器顯示,大多綠、橙區輻射指數屬正常水平,數字在接近紅區的位置開始上升,紅區的關卡由兩、三位身穿白袍和面罩人員看守,沒有許可不得進入。

Sing Chan於2016年到訪之時,小鎮街道空蕩蕩,整個區域只有他們一行人是遊客。他們見到最多的是工人,把有輻射的泥挖走,填補新泥。雖然在綠區逗留不違法,但他亦被巡邏的警車截停,不過警察很友善,只是以簡單的英語問他們來到此地的原因。Sing Chan佯稱來福島採訪,不少國際傳媒都來福島採訪,警察亦見怪不怪。Sing Chan笑指,全區的警察都知道有數個「香港記者」在此,遠遠遇到都會笑著向他們揮手。天色已晚,Sing Chan驅車離開,卻見旺角般大的區域裡,民宅竟全無燈火,沒有一絲人氣,只餘街燈格外明亮,淒慘荒涼,令人震撼。

福島核電站洩漏事故後,居民被緊急疏散,未洗的衣物依然留在洗衣房內。(Sing Chan提供)
福島受影響區域只剩街燈的光,建築物全無生氣。(Sing Chan提供)

繼續閱讀:廢墟留文化 傳承需取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