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教會記者的二三事 — 《大學線》

歷史教會記者的二三事

記者|姚穎彤

脫下單純「做採訪功課」的保護盾,對於初嘗記者滋味的我來說,用一個月時間完成專題報導,執筆這刻還是令人悸動。

我對「當年今日」欄目的認識其實並不多。「不就是說說歷史嗎?」這是我對它的第一印象。構思稿題時將記憶中的歷史事件都回想了一遍,卻沒想過一個月後歷史教會我這麼多。

最初為了掌握艇戶事件的來龍去脈,我用了幾晚時間閱讀當年的報道、找當年參加者的聯絡資料、甚至嘗試找回當年的判詞。然而,不論看了多少資料,當我親耳聽到參與者講述艇上惡劣的情況、親眼看到他們提供的照片後,我還是被深深地震撼了。也許是現代人活得太幸福,常常聽到受訪者說:「你們今天根本無法想像艇戶的慘況。」聽過受訪者講述歷史,不禁令我反思:我們一直活在幸福當中, 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嫌棄年長的人說歷史為「長氣」,卻從未曾想過,歷史並不只是代表過去,它存在的價值在於讓人放眼現在,提醒人們學會珍惜當下。

了解歷史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確保歷史資料不能出錯。艇戶事件迄今四十年,參與者的記憶都開始變得模糊。為了整理出當年被捕十一人的名單,並了解他們的路向,我們再三研究法庭判詞、找舊報紙、與受訪者核對資料……艱辛的過程只為確保資料正確無誤,能準確地報道並保留事情的細節和真相。這個求真的過程讓我切實地感受到記者的責任和其重量──不僅是報道新聞,更要向大眾報道真相,不能有絲毫差錯。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這次探訪讓我感受到記者手中握筆的重量,絕不比皇冠輕。

完整報道:《艇戶抗爭40年 非法集結罪的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