艇戶抗爭40年 非法集結罪的前世今生 — 頁3,共4 — 《大學線》

艇戶抗爭40年 非法集結罪的前世今生

學生留案底 前路未明

11名被定罪的聲援者中,包括不少二十出頭的大學生。事件引起社會極大迴響,因為那時香港只有兩所大學,大學生是天之驕子,不少人覺得尖子背起案底後便前途盡毀。

旅遊巴士被截停,對當時仍是醫科學生的余德新來說,猶有餘悸:「那是一個非常、非常、很大的意外。」

「如果你說示威者上了港督府叫囂,破壞秩序,那就算沒有警告,你都知道你有機會被捕,但當時是坐在旅遊巴上。」

他從沒想過,坐在旅遊巴上也會被捕。然而以為沒可能發生的事,始終發生了。

余德新參加這場運動時,正在聯合醫院實習。之前經教會神父介紹,在觀塘諮詢服務辦事處當義工。因想對社會上的不平等事情有更多了解,決定服務並支援艇戶。

留下案底 求職路崎嶇

懷著赤子之心參與請願,不但無功而還,更獲判罪。案底雖然未妨礙他成為註冊醫生,卻影響了他的工作前景。畢業後,他到公立醫院面試,見到眼前的高級醫生翻了翻手上厚厚的文件夾,他覺得奇怪:自己剛畢業,實習未滿一年,為什麼那份關於自己的文件會這麼厚?果然,面試問題全都關於艇戶事件,余德新已料到自己不會被聘用。他無奈笑道:「現在我們說缺醫生,其實當年缺醫生的情況比今日還嚴重。但是竟然有人應徵,卻不給他工作。」余德新認為自己因為艇戶事件,失去了工作機會,幸得當實習時的上司介紹,才得以在基督教聯合醫務協會工作。

余德新﹙右四﹚在艇戶事件後,成立工人健康中心,關注基層工人健康。

其後有大學教授邀請他到瑪麗醫院工作,但職位的聘用由政府決定,於是他告訴教授自己曾參加艇戶事件,教授著他放心,說會跟政府談好。豈料,這次連面試機會都沒有,他得到的回覆是「沒有合適的職位空缺」。余德新再重申:「當年非常、非常少醫生的,而一個由大學老師推薦的醫生,即是起碼在老師眼中我也是一個辦事能力高的醫生,到最後竟然是面試都沒有,就拒絕了。」

案底令余德新的求職路一波三折,輾轉他成立了工人健康中心,又執起了教鞭,退休前他任中文大學公共衛生及基層醫療學院教授。他曾想公開以上事件 ,但最後因不想成為主角,令別人操心而作罷:

「我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令很多人要去支持我或幫我去做事。」

背著案底 應徵政府工

70年代,本港不少大專生由關心政治轉而關心社會民生,羅志偉是其中一人。艇戶事件發生時,他剛剛從香港大學畢業,在友人介紹下,到觀塘居民諮詢服務辦事處擔任義工,希望能做實事關心基層。羅志偉當時熱衷於服務艇戶,多次「落艇」,甚至學會「撐艇」。

羅志偉在艇戶事件後曾應徵政府工,最後成功獲聘用,加入房屋署工作。(余嘉軒攝)

提到被捕一事,羅志偉指當年上旅遊巴前已有少許心理準備會被捕,但笑言仍然選擇登上,是因為自己當時仍然年輕,沒有深思熟慮:「當時可能比較衝動,或者是所謂的一腔熱血。」他直言,被捕後也因案底而害怕,擔心自己未能取得本地土木工程師的執業牌照。

幸好,案底未有影響羅志偉的工作前途。他畢業後曾於則師樓和顧問公司工作,申請工作時,公司都不大理會他的背景。成家立室後,為求穩定生活,羅志偉應徵政府工。他說,當時有指有刑事案底的人不會獲政府聘用,但他卻順利獲面試機會。羅志偉記得,在1989年應徵房屋署的工作時,他需要詳細填上案底資料。他如實填上,面試官知道後,沒有留難他,更明言案底不會影響他的工作。面試官甚至對他的背景感興趣,請他談了一下「艇戶故事」。最後,羅志偉應徵的三個政府部門,均獲聘用,他最後加入了房屋署,一直工作至今。羅志偉亦曾申請移民澳洲及居英權,他如實申報並解釋自己的案底,最後亦成功申請。

繼續閱讀:社運的今昔之別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2.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2.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4.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4.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3.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3.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8.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8.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5.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5.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6.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6.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7.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7.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1.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1.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9.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9.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10.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8/134_history_slider_1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