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派飯成本高 學校飯商皆難做 — 頁3,共3 — 《大學線》

現場派飯成本高 學校飯商皆難做

派飯成本高 學校轉嫁供應商

環保基金旨在資助改善學校的設備,所牽涉的人手和維修費用,則變相轉嫁給飯商。美味王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現時為30多間學校供應午膳,其業務總經理賴玉芳指,現場派飯較提供飯盒的成本高出至少兩成,主要因為所需人手較多,且需要準備後備食物。她認為供應商角色被動,以甚麼方式供應午膳主要按校方要求,還要看場地是否能配合。

賴坦言,現場派飯設備維修成本很高,如維修一個蒸飯機動輒上萬元,第一批受基金資助學校的工具已開始老化,供應商要負責維修。不過,她認為在投標制度下,價低者得,真正成本難以反映在價錢之上:

「其實(一個學生餐)最高都是21、22元,加上當中要求多,還有沒有空間以此價錢去做維修,其實真是沒有,是完全轉嫁不到。」

她表示,現時行業主要靠大規模生產才能維持收支平衡,長遠下去只會做成壟斷,到時價錢也會增加,最終受害的還是用家。

真正環保午膳 望三方互相配合

早前有飯商被揭將可再用飯盒連廚餘棄於堆填區,賴玉芳回應指,他們會聘請回收商將廚餘送往本地豬場和漁場,飯盒則循環再造。但她對涉事飯商做法表示理解,指今年大陸停收廢料,飯盒回收成本大增,「老實說他們都只是被迫」。她認為環保不能只靠飯商自律,需要政府、學校、飯商共同去做,否則市場只會更不健康。

綠領行動總幹事何漢威認為,現場派飯是最好的環保午膳方式,政府可考慮為飯商提供資助,完善資助計劃。(呂少穎攝)

而綠領行動總幹事何漢威則指,即場分發是最好的環保午膳方式。他樂見政府為學校提供資助,惟近年政策停滯不前,政府沒有積極促進學校推行計劃。何認為現時香港未能全面推行現場派飯,最大責任在於政府,早在推行小學全日制時,政府就應處理環保午膳的問題。現時增加人手的開支由供應商承擔,何認為基金可為他們提供資助,令資助計劃更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