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是家 小兄妹欲飛出樊籠 — 《大學線》

何處是家 小兄妹欲飛出樊籠

「親愛的林鄭月娥女士…我希望他們幫助我,但沒有人聽到我的聲音…」這幾句話出自一個10歲小孩Asanka(化名)。在一個颱風天,他坐在沙發上默默地寫了一封信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希望能夠達成他一個微小的願望。

Asanka在香港出生,父母來自斯里蘭卡,等待入境處審批其免遣返聲請資格,已經17年,期間一家人持「行街紙」,不能出境。Asanka音樂天賦出眾,他參與的學校樂團獲邀參加2017年12月底於日本沖繩舉辦的比賽。然而,作為樂團一分子的Asanka,將因身分問題無法隨團赴日,年紀小小的他大惑不解。

記者│劉婉雯 編輯│羅煒婷     攝影│ 劉婉雯   羅煒婷

Asanka寫信給特首林鄭月娥,信中他表示希望出國比賽,還在信中提及,自己在香港出生,廣東話也非常流利,卻不是香港人,他對此感到疑惑,在信中寫下一句:「我是誰?」。(劉婉雯攝)

懂三種樂器 盼出國比賽

Asanka有音樂天分,他就讀屯門一間小學,自小一起便加入該校的樂團,負責演奏小號。除了演奏小號,Asanka也會彈鋼琴及吹奏色士風。Asanka的父母因為身分而不能工作,一家人依靠津貼過活,媽媽Radhika(化名)不忍埋沒兒子音樂天份,節衣縮食,省下學費讓Asanka學鋼琴。音樂老師明白他一家處境,免費教授他演奏小號和色士風。Radhika笑道,兒子經常想參與各項校際音樂比賽,但因家庭經濟問題,付不起報名費,有時只可無奈地拒絕。媽媽憶述Asanka第一次參加學校音樂節的鋼琴比賽時,評判特意在賽後找她談天,在談話中評判得知Asanka只學習了三個月鋼琴,感到十分驚訝,對他的表現大加讚賞。

Asanka的爸爸曾向他許下承諾,如果他取得一枚金牌,便會送他一件東西。當Asanka和學校樂團在另一個音樂比賽勝出,獲邀自費到日本參賽後,就不斷問爸爸:「你說我拿到了金牌便送我一樣東西,現在我拿到了,可不可以讓我去日本了?」

就算旅費能靠積蓄和捐款應付,但礙於身分,Asanka是不能出境的。雖然Asanka一直知道自己的身分,但從不知身分上的限制,父母也沒有再詳細解釋。 因為他們認為稚子並不能明白如斯複雜的政策,小孩也不應因自己的身世而承受這種懲罰。

Asanka得知自己無法離開香港後,傷心無奈的他從校園報紙上看到特首林鄭月娥發表施政報告的報道,發現林鄭月娥是個大人物。天真的小孩無法理解自己的狀況,便執起筆來寫信給特首,一字一句流露著自己的心聲,希望特首可以「拯救」自己。

滯留十多年 節衣縮食為子女

Asanka的父母因國家內戰及宗教迫害,分別於14及17年前從斯里蘭卡逃難至香港。他們以為香港只是一個短暫的中轉站,豈料一等就等了十多年。現時Asanka一家還在等待入境處審批他們免遣返聲請資格,這些年來,入境處曾數次拒絕他們的聲請,而他們不斷上訴,因為他們不能帶著小孩回到動蕩的斯里蘭卡。Radhika本是佛教徒,丈夫信回教,她在婚後才改信回教,他們擔心回國後被人質疑為何兩個不同宗教的人結婚。宗教逼害之外,孩子亦無處可去。因此只好一直上訴,留在香港。

根據《入境條例》他們不得接受僱傭工作或開設業務。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他們只好在生活各方面省錢。他們一家多年來依靠國際社派發的援助津貼(見表)生活,兄妹倆的書簿雜費和午餐也有津貼。一些日常生活品例如:洗頭水、玩具等則獲捐贈所得。他們也是以獲捐贈的單車作為代步工具。有時兩兄妹會表示希望到麥當勞或者肯德基用餐,但Radhika說負擔不起時,兄妹倆便不再要求。Radhika把僅餘的金錢都花在子女身上:「我和丈夫的半生都已經定了下來,但他們不同,他們還有未來。」

 繼續閱讀:

「我想工作,我不想再向別人乞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