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退學 十年內倍升 為什麼? — 頁2,共3 — 《大學線》

大學生退學 十年內倍升 為什麼?

獲家人支持退學 再創天地

對於想退學的學生來說,家人反對往往是一大壓力來源,所以22歲已退學的Jennifer感激父母的支持。她原為樹仁大學英文系學生,完成二年級課程後退學。她從小對時裝有興趣,升讀大學時曾希望修讀與時裝相關的課程,但因為中學沒有修讀藝術,亦沒有作品集,入讀機會較微,故大學選科時放棄選擇相關學系。

Jennifer指家人並不反對其退學決定,感恩家人任由她自己做決定。(陳靜榆攝)

和柏鴻不同,Jennifer的父母並不反對她退學,他們都是退休公務員,依靠長糧和股票收入就可應付生活。Jennifer的媽媽不認為讀了一年退學是浪費金錢,起碼女兒經歷過大學生活。她覺得只要Jennifer能養活自己,過得開心又不會後悔,退學不是問題。

Jennifer讀大學的時候發現,英文系的課程與她的志向完全無關,無助她實踐理想,而且她認為畢業後都只能做普通文職:「即便我拿了樹仁英文系學位,出社會後也是做無聊的寫字樓工,我並不想走這條路。」她現於售賣瑜伽及皮革產品的店舖任店員,工作期間也發現自己原來對時裝銷售更感興趣。她現在儲錢報讀時裝行銷課程,將來希望開設購物網站,到各地採購貨品於網上售賣,讓不同身形的女生都找到適合的衣服。

輟學做影片製作 不願再浪費時間

「我是一個不孝子」,23歲的Henry這樣形容自己。他原本在中大就讀健康與體育運動科學教育學士(下稱體育系),在完成三年級的課程後選擇退學。Henry來自單親家庭,家人從事服裝生意,他並沒有家累。當時他媽媽反對他退學,希望他大學畢業後找到穩定的工作,

但他卻指:「未來40年是自己的,我自私一點都要退學」。

Henry中學時期一直成績欠佳,直到中六發奮讀書,才發覺自己有機會考到大學。當時他喜歡打籃球,也喜歡體育,就選擇體育系,並把這選項放在第二志願。那時候他覺得,若可進入三大(香港大學、中文大學、科技大學)就已經心滿意足。可入讀後才發現體育系課程與想像的落差很大,他對這科完全沒興趣。他曾經想過轉系,奈何大學成績不太好,也無法成事。

體育系的出路主要是當體育老師或做政府工。市場上具備體育老師專業資格的人不多,當體育老師的前景本來頗為樂觀,但Henry自言喜歡人生多些挑戰,不願平穩過活。

大學二年級時Henry去了欖球總會實習,當時他以為自己頂著大學生的名銜很厲害,但主管卻不是這樣看,反而覺得他不夠主動,這讓他驚覺大學生根本不是什麼。大三時Henry曾在小學當實習體育老師,教授五個年級的學生。他指每天要準備的教學內容變化不大,他覺得枯燥無味。相比其他學科,體育科已經較輕鬆和跳脫,如果日後成為體育老師,一定要兼教其他科,Henry認為屆時只會更加難捱。

繼續閱讀:

Henry挑戰自己做地盤 思索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