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律師文浩正 在鎂光燈外守望 — 《大學線》

人權律師文浩正 在鎂光燈外守望

「雙學三子」獲批上訴許可當日,三人的親友、律師代表團、記者,個個都忙得團團轉,其中一個想必是文浩正。他是周永康及羅冠聰的代表律師,只見他開庭前時而走到犯人欄與三子聊天;時而走到公眾席向三子親友大派「定心丸」;又時而與其他律師交談。直到所有人都安坐等待法官入席,他才願意坐下,然後繼續東張西望,像極頑皮的小學生,要在老師進入課室前到處探索。

終於,周永康獲准保釋,辦妥手續後與羅冠聰、黃之鋒在終院門外見傳媒。這時候的文浩正卻站得老遠,與鎂光燈保持距離。無論他協助的是誰,那怕是正被美國政府追輯的斯諾登,或哪個社運人士,文浩正都只站在幕後。義務當人權律師的他,總是默默付出。

現年40歲的他,每天需要處理不少的案件,和善的臉上掩不住憔悴,與記者談笑風生。

記者│李詠彤  編輯│郭婷婷     攝影│莊曉彤 謝馨怡 黃詩雅

倉卒踏上律師路

文浩正於中文大學會計系本科畢業後,才報讀法學士課程。他回想當年考大學的時候,正值九七回歸前夕,擔心主權移交後香港的法律制度有變,所以打算選修實務商業科目,最終選了會計。然而,他在實習時發現自己對會計的興趣不大。1999年畢業後,他到一所律師樓做文書工作,開始接觸法律並萌生興趣。

文浩正參與不少義務案件,但關於他的報道卻很少,大抵是因為他不慣站在鎂光燈之下。(謝馨怡攝)

他花了兩年時間,在港半工讀完成倫敦大學的法學士課程,他形容這段時間最辛苦的是體力勞累,每天下班後還要上堂。取得法律學位後,他還要攻讀法學專業證書課程(PCLL),才能成為律師。就在那年的8月31日,香港大學向他發出PCLL錄取通知,翌日開學。文浩正笑言:「我做了一個很倉卒的決定,攻讀法律證書,就這樣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2002年修畢PCLL,緊接完成了為期兩年的實習,最後在2005年輾轉間到了何俊仁的律師事務所工作,至今已經十二年。他說:「我之前不認識何俊仁,亦對政治不大熱衷。何律師表示可以立即上班,我便開始上班。」

義務律師之路萌芽

文浩正生於小康之家,父母都是中學老師。他自小從母親身上學會不平則鳴,這顆種子在他心中萌芽,而何俊仁則給予了成長的空間。他眼中的母親是一位普通中學老師,但小至看見別人插隊,大至學校制度不公,她都會「發聲」。「我媽媽過身十年了,她對我的影響很大,因為她令我感覺到要不平則鳴,有時候有些事不要怕吃虧,做事不要只看錢。」文浩正淡然道出他銘記於心的教誨。

因為客人將十分重要或者不懂解決的問題交託給他,所以文浩正認為每一件案件都很重要。(黃詩雅攝)

文浩正在何俊仁的事務所擔任事務律師,主要負責處理民事、刑事訴訟,他亦會處理有關公共法的訴訟,例如選舉呈請司法覆核。他見到何俊仁接下許多義務工作的案件:

「他其實也是個好搞笑的律師,常常見到有人需要幫助,就寧願不收律師費都做,所以律師樓的生意一向都處於邊緣狀態,未倒閉又不會賺到錢。」

文浩正也受到何俊仁的感染,開始義務律師的工作。他亦會處理買賣樓宇、婚姻、 遺產問題等的法律問題,希望能增加律師樓的收入。他認為義務律師是要為市民在取得法援前,提供支援。他強調,法律援助制度只會在上庭打官司時提供律師,但上庭前的情況經常被忽略,例如被捕後的法律支援。

繼續閱讀:

律師是處理人性化問題

義務律師的時間與心力

義務律師看司法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