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肯告別青春——麥曦茵 — 頁2,共3 — 《大學線》

不肯告別青春——麥曦茵

青春的敏感:拒絕適應不公

《烈日當空》後,她執導電影《前度》、《幸福的旁邊》、《DIVA華麗之後》和《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仍然在訴說青春。「不是我賴死不長大,是因為我沒有長大。我不是想扮演一個小孩,只是覺得成長仍距離我很遙遠,對我太沉重。」

「不是我賴死不長大,是因為我沒有長大。我不是想扮演一個小孩,只是覺得成長仍距離我很遙遠,對我太沉重。」

麥曦茵(右一)與Dumb Youth藝人的關係像家人,常稱他們為「我班小朋友」。(受訪者提供)

麥曦茵仍抱有年輕人對世界的敏感,尤其看到電影工業內的不公,她無法適應所謂的「行規」。她收緊聲線,擲出一個又一個疑問:「我不明白為何要在電影工業裏責罵他人?為何要對人不好?為甚麼沒有同理心?為何要剝削演員?」最令她難以理解的,是為何演員要在街上換衣服,眾目睽睽之下只脫剩內衣褲,但其實附近是有空間讓他們換衣服的,只是沒有人提出。

2012年,她和朋友成立經理人公司Dumb Youth,旗下共有六位藝人,聚集一些自《烈日當空》便開始合作的年輕演員,為他們尋找工作機會,爭取合理的待遇,例如確保製作公司在拍攝高難度動作時,會為演員購買保險等:「我不敢說創立Dumb Youth是一件偉大的事,我嘗試尋求方法,保護我能力所及的事物。」 起初,公司藝人的名氣很小,接到的工作薪酬微薄,麥曦茵於是不抽取任何佣金。直至踏入第三年,旗下藝人有較穩定的收入,有演員建議公司應該從他們身上賺些錢,麥曦茵才制定抽佣機制,以每個工作計,收入超過$3,000的,公司抽取三成,藝人保留七成,公司抽佣比例較外面低。她形容:「我們甚至不是中小企,我們是葵涌廣場那些賣即食麵的攤檔,只是嘗試提供更多選擇給業界。」

繼續閱讀︰

青春的碰撞:城大與《一念無明》

大丈夫 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