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最前的風景 — 《大學線》

走在最前的風景

記者|周煒晴

記者能揭露真相,走在最前線,聽起來蠻酷的。不過,當親身經歷記者這條路,便會發現沿途風景並不亮麗。

能夠走到最前的那位,也是與人保持最遠距離的那位。當尼泊爾工人 Khem 的妻子談及丈夫因工傷未能回鄉目送父親最後一面,說著說著就突然哽咽起來。我是個情感氾濫的人,假若不是記者,也許我會飛奔過去給她一個安慰式的擁抱。可是當下我什麼也做不了,也什麼都不能做:因為我是記者,不是社工;也不是她的朋友,我倆只有一面之緣。最後只能隔著一桌看著她默默流淚,完成訪問後說聲:「Everything will get better」便離去。

另有工友向我申訴,有公司為了減低賠償,會刻意以私家車將下班後暈倒的工友送院,以防留下救護車紀錄。工友昏迷一個月後逝世,年幼子女仍在尼泊爾在學,遺下妻子在港獨力承擔。一個活生生的人驟然離世,相信誰聽到也會感到不忿。不過,最後因未能找到證據證實因工死亡的指控,個案沒有輯錄在文中。

雖然有點不甘,但我知道走的每步不能再以感情為導。抱著客觀持平的態度,確保內容準確無誤,在情感和專業之間平衡,才是記者的責任。走在最前的風景沒有想像中的美麗,但能夠發掘大眾未知的領域、結識熱心的陌路人,聆聽有笑有淚的故事,這路也不算枉過。

完整報道︰《少數族裔有傷無路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