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場從不是選項 — 《大學線》

退場從不是選項

11月16日,時值今年短暫的秋天,金黃色的帳篷覆蓋了整條中大百萬大道,從「煲底」延伸至「仲門」,裡面的數千名學生身穿畢業袍、頭頂四方帽,在帳篷的影子下進行畢業禮。

當校董會主席梁乃鵬向社會科學院學士學生頒授學位時,約30名該學院畢業生戴上畫有紅色交叉的口罩,並向主禮台方向舉起「Don’t silence me」以及「捍衛學界言論自由」的標語,抗議校方打壓討論港獨的言論自由。

撰文│莊曉彤

三年前的畢業禮上,約70名畢業生在中國國歌奏起的時候撐起黃傘,沈祖堯校長事後稱讚學生「尊重典禮,相當不錯。」兩年前,學界討論廢除特首校監必然制,時任特首梁振英破例缺席所有大學的畢業禮,畢業禮現場沒有抗議行動。

去年的畢業禮,約20名社科院畢業生,於奏國歌時高舉畫有禁止圖示及「釋」字的紙牌,不滿人大釋法DQ立法會議員。其後頒授學位時,學生再舉起印有「民主自由」、「三權分立」等字句橫額,以及撕毀特首梁振英頭像,沈祖堯這次卻批評學生行為不適當,深表遺憾。

沈校長對於學生示威的態度變化,是顯而易見的。針對他個人的批評,隨著「祖堯BB」稱呼的沒落,也越發增多。但與此同時,從這幾屆畢業禮的學生示威來看,今年是首度出現針對校方的抗議,這個亦不得不察。

筆者於2014年9月入讀中大,開學一個月即參與學界罷課,雨傘運動的開展超乎眾人想像。接著的79天,學生走出校園,在金鐘的柏油路上爭取真普選。這年,中大的畢業禮上有黃傘。隨後兩年,畢業生所關注的亦不僅僅聚焦中大,只是藉著畢業禮的場合,表達對社會議題的關注。今年,學生的訴求指向了校方,無疑是因為烽煙已經蔓延至校園。

今年9月開學初期,「港獨」海報貼滿民主牆,「香港獨立」橫額懸掛於文化廣場,繼而掀起校方與學生會的對壘,亦將校園內的中港矛盾暴露。作為中大學生,校方的一言一行都觸及我們的神經。校方的行為與筆者在大學所學大相逕庭,校園之內,非透過理性討論說服對方,反而粗暴要求對方噤聲,不禁問:這就是我們求學所要的東西嗎?

筆者始終不願相信校方由衷打壓異己,用「政權的傀儡」來形容校方應更恰當,但校方非但不保護學生的言論自由,還諂媚奉承,作為學生怎能不表達憤懣?政權的魔爪早已滲透校園,但眼前,政權掐著學生的咽喉,箝制思想自由、謀殺言論自由,學生與校方都不應留有退卻的餘地。

明年的這個季節,將是筆者參與中大畢業禮之時。筆者不敢對未來抱有樂觀的想像,更憂其時校園被政權蠶食得不像樣。烽煙不僅出現在三年前的金鐘,也來到了今天的山城,我們可以思考防守的策略,但沒有退場的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