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X背後悲歌 工會資方疑一伙 — 《大學線》

iPhoneX背後悲歌 工會資方疑一伙

10月27日下午3時,不少「果迷」守在電腦前,摩拳擦掌,希望搶到iPhone X。而在不遠的中國內地,同樣為了這個新型號 ,也有一群人與時間競賽,趕製iPhoneX期間,他們每天工作超過10小時,連續工作13天後才休息一天,他們是富士康的工人。

七年前,富士康因先後有13名工人接連跳樓自殺,引起社會關注。全球500強企業當中,這間排行第27位的電子製造商,在國際壓力之下,宣佈推行工會選舉,讓工人們擁有屬於自己的工會。為了防止再有員工自殺,工會設立關愛中心熱線78585,諧音為「請幫我幫我」,讓工人能24小時尋求協助。可是有工人向工會求助後覺得工會與資方疑似是一伙。

記者│何吉數 高仲禮  編輯│羅煒婷     攝影│何吉數 高仲禮 羅煒婷

工友求助工會 竟麻煩連連

美姐(化名)在富士康廠房工作,數月前公司在計算工時方面出了問題,幾天辛勞工作的工資化為烏有,於是她向組長申冤,但不成功,最後只好致電78585求助。可是中心馬上向廠房通報投訴人資料,她翌日上班便被上司針對,安排到流水線上最辛苦的崗位工作,就算整天不喝水不上廁所,也難以達到產量指標。受莫大委屈,她對工會說出:「大不了就是一條命,我跟你們拼了。」

主管三番四次的刁難,令她禁不住當眾流淚,最後跑到工會求助。可是,美姐在投訴後工會人員告訴她,一切都是她的錯,薪金無法討回。

選舉黑幕眾多 員工默默服從

根據中華全國總工會所頒布的《工會基層組織選舉工作條例》第23條規定,工會選舉一律採用不記名方式。而鴻海集團(富士康母公司)出版的《2016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中亦提及工會採取自下而上的民主選舉,主席、副主席、經審委主任由會員代表直接選舉產生。而早在2013年,富士康宣佈要改革工會,擴大基層員工比例,並承諾工會主席和委員的選舉採取匿名投票,但這個承諾並沒有實現。

在富士康工作了數年的小英(化名)多次以「很做作」來形容工會委員會換屆選舉。她說,有一年,她車間選工會委員,主管在選舉前半天才通知他們。投票時整個車間的工人都要按產線排好隊,面前有一塊貼著候選代表頭像的大黑板,大部分候選人都是領導,每個頭像都對應著黑板前的一台卡機。線長早已指示工人投哪個候選人,在主管領導的監視下,工人們依次走到指定的讀卡機前,拿著載有編號的員工證刷卡,幾秒間選票就投給了部門內定的候選人。

令小英哭笑不得的是,她對所投的候選人毫不認識,即使很多人覺得這種記名的選舉不合理,也不敢提出異議,因為員工證載有個人資料,拍卡投票可能會存有工人的投票記錄,恐怕被秋後算帳。小英很無奈:「大家都排好隊等著投票,難道你要站在那不動,說我不投?」

 繼續閱讀:

工會工廠一家親 工人有苦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