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生的信念 — 頁2,共2 — 《大學線》

紋‧生的信念

「人」是紋身最大意義

「工作中絕不能缺少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雖然「彈指手勢」紋身的技術幼嫩,但高子媚更注重人與人之間的聯繫。(鄧捷攝)

30歲的高子媚擁有九年紋身經驗,近年開始嘗試新的工作模式──客人只提出一個概念或主題,交由她自行創作圖案。她會考慮客人的身體特徵、肌肉結構,甚至感受客人的「氣場」來設計最合適的紋身。擁有如此大的創作自由度,對紋身師是一個挑戰之餘,亦需要客人的高度信任。高子媚坦言並非每位客人都能做得到:「很多香港人希望所有事情都在掌握之中,太多未知會令他們驚恐。」

高子媚曾為不少人紋身,也有被別人紋身的時候。對她而言,紋身的意義在於由何人「執筆題字」,而不僅是圖案本身。她的右手手臂上有個小巧的「彈指手勢」紋身,仔細一看,圖案的線條斷續彎曲,墨水深淺不一,何以一位專業紋身師身上會有如此技術稚嫩的紋身呢?當年高子媚還是初出茅蘆之際,客人Andrew欣賞她對紋身的熱誠,願意讓她在自己身上小試牛刀。後來為了感激這位熟客兼老朋友的信任,二人交換角色,由Andrew親自操刀為她紋上「彈指手勢」。即使線條都是歪歪斜斜的,她認為意義並不在於紋得漂亮與否:「我著重的是那份感情,工作中絕不能缺少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高子媚表示,經過了多年磨練後,才擁有像現在的創作自由度。以雙向溝通模式工作的紋身師,由於交流時間無法預算,收費通常按每件作品計算,價格因人而異。(錢穎嘉攝)

說到底,紋身對高子媚來說,「人」的元素很重要。大學修讀心理學的她對人很感興趣,最終選擇成為紋身師,某程度上也因為這個行業跟人密不可分:紋身紋在人的身上,人就把它帶到社會中,即使簡單如到街上買一個菠蘿包,也能輕易被看見和接觸。富生命力的紋身所帶來的不只是紋身師與客人之間的溝通,還有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7/131_tatoo_3cats.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7/131_tatoo_3cats.jpg
羅小風在腳踝紋了家裡養的三隻愛貓,參加健美比賽時像把牠們帶了上台。(莊曉彤攝)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7/131_tatoo_leaf.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7/131_tatoo_leaf.jpg
高子媚手臂上的露水紋身,是她請師傅在她學成離去時為她所紋,藉此提醒自己飲水思源。(鄧捷攝)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7/131_tatoo_jayers_brother.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7/131_tatoo_jayers_brother.jpg
高子媚在耳背紋了一個代表弟弟的卡通紋身。紋在耳背,因為她認為那裡是「最接近我內心的位置」。(鄧捷攝)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7/131_tatoo_fearless.jpg http://ubeat.com.cuhk.edu.hk/wp-content/uploads/2017/131_tatoo_fearless.jpg
一位女子在社運中曾經歷不友善的對待,提議馬珈珈在她的手臂上紋一支手槍及「無懼(fearless)」,來提醒自己面對暴力也不要退縮。(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