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機可以當飯食 表面風光 背後辛酸

選手艱苦訓練  卻苦無出賽機會

22歲的江諾軒 (Chillyz) 曾與石偉豪效力同一戰隊 EP. HK,仕途卻截然不同。江諾軒中六拿到畢業證書後,放棄考文憑試,專心參加電競比賽。2015年尾,他加入電競公司 Hong Kong Esports (HKE),被派往台灣受訓。他住在訓練屋中,睡房與辦公室相連:「一睡醒刷牙就看到教練,開始有壓力。」江諾軒每天作息都要按照嚴格時間表,何時起床、何時坐在電腦前、以至何時用餐,統統都有規定,他形容這種生活「就像軍訓一樣,只欠一條藤條」。

江諾軒回想之前到台灣受訓的經歷,感到心灰意冷,至今未能釋懷。(李晉榮攝)

但壓力不止如此,HKE 同期簽下許多選手,讓三、四名擔任相同位置的選手,競爭一個出賽機會。江諾軒自言那時每天都十分努力練習,但公司派他出賽幾次後,就再沒有出賽機會,後來他更發現自己不在出賽名單上。到現在他仍很不甘心:「其實大家(其他選手)遊戲表現差不多,教練卻總是選擇比我年輕的出賽……我是一個比賽選手,但就一直無法比賽。」

九個月後,江諾軒一方面為前景心灰,一方面因私人理由,退出隊伍返港。由於他現時沒有所屬隊伍,不能參加職業聯賽,暫時仍處於「零收入」。江諾軒表示,22歲已是職業生涯的黃昏,也許三四年內就要退役,故現時急於提升知名度,唯有努力爭取遊戲中更高排名,期望可得到電競公司青睞,加入更強的隊伍當選手。他又認為,即使退役,仍有很大機會留在電競行業,可能一邊當遊戲教練,一邊繼續進修。

圖右下選手為江諾軒,2016年初他為 HKE 出戰台港澳地區的 LMS 春季聯賽,拿下該場賽事的勝利。但自此之後,出賽機會愈來愈少,直至11月就離開 HKE 回港。(YouTube 截圖)

選手退役轉型  助電競行業發展

電競選手花上青春,矢志成為遊戲中最頂尖的選手,性質如同成為該遊戲的「代言人」,所以遊戲本身的發展亦影響其職業生涯,一旦遊戲開發商認為遊戲缺乏潛力,不再投放資源甚至暫停舉辦比賽,該遊戲的全職選手就會被逼退役。

香港電競總會主席周啟康十多年前曾是電子遊戲 Rainbow 6的玩家,當時未有「選手」之名,他只是定期參加比賽,更曾獲亞太區冠軍。最後因遊戲開發商不再為 Rainbow 6 舉辦比賽,才被逼於2013年退役。回想自己最後一場比賽,周啟康既開心又不捨:「我們幾個『𡃁仔』日練夜練打比賽,因為遊戲吸引力已大不如前,未知下個亞太區比賽是何時,所以抱著打最後一場比賽的心情上陣。」不負眾望,他們在比賽中擊敗有專業團隊的韓國隊,為選手生涯劃下完美句號。

退役後,周啟康雖不再參加比賽,卻從未離開電競行業。他花上所有儲蓄,投入近200萬元,在2013年創立電競統籌公司 CGA,專門舉辦比賽及電競活動,透過賽事贊助及廣告賺錢。2015年,CGA 舉辦了第一屆香港電競節,邀請多國選手與本地高手較勁,又設不同區域,讓電競迷試玩不同遊戲,今年將會舉辦第三屆電競節。周啟康亦經常以香港電競總會名義,應邀到中學演講,宣傳電競。

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曾擔任電競評述員,他建議政府推出場地優惠,協助電競公司舉辦賽事 。(黃曉丹攝)

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有「電競聰」之稱,一直對電競行業十分有興趣,他曾於2013年暑假擔任電競評述員,評述過二、三十場比賽。羅冠聰形容,評述員就像「講波佬」,並不易做,必須對遊戲有充份認識,才能準確分析戰術及人員調配,反應要快,語言能力要好,才能在節奏極快的遊戲裡,抓住瞬間即逝的變化,用簡潔的語言評論。

羅冠聰表示,由於香港本地舉辦或轉播的比賽很少,粵語評述員缺乏工作機會和訓練,大多評述員是由學生空閒時兼任,質素始終比不上外國的專業評述員,一定會受批評。不過,羅冠聰認為,電競行業前景比以前好,希望以立法會議員身分消除大眾對電競的標籤:「可能有家長覺得打機的一定是『廢青』,但可能會因為我而改觀……只有消除標籤才能夠推廣。」

業界望政府增實質支援 創科局指正在研究

鍾培生期望政府認可電競選手的運動員資格,方便選手到國外比賽。(李晉榮攝)

香港電子競技有限公司創辦人鍾培生期望,政府能提高電子競技的認受性,增加市民對電競的認識,若本港電競選手能得到運動員資格認可,可方便選手出國參賽時申請運動員簽證。

創科局發言人回覆本刊記者指,電子競技是一個具經濟發展潛力的新領域,政府已委託數碼港探討電競的最新科技及相關產業發展。數碼港已開展有關工作,預期在2017年年中向政府提交研究結果及建議,政府會參考數碼港的研究報告,進一步推廣電競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