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亂象橫生 單車獵人糾正歪風

本港一推出共享單車,便有人把單車掉進城門河,或是蓄意破壞。而與香港一河之隔的內地推出共享單車已有一段時間,全國一二線城市數量共達200萬輛之多,可是市民使用時不加自律,企業公司和政府部門又缺乏監管,隨處停泊、蓄意毀壞等現象屢見不鮮。

眼見共享單車令城市亂象橫生,有愛單車之人自發保護共享單車,一方面勸導市民文明地使用單車,另一方面向企業檢舉違規單車,人們就稱呼這群志願者作「單車獵人」。

記者│簡曉慧 黃焯謙 編輯│陶雪兒 攝影│簡曉慧 陶雪兒

直播檢舉違規單車 無懼惡漢威脅打罵

走在內地街頭,不難發現市民會騎單車代步。近年多間內地企業看準商機,紛紛推出「共享單車」,市民只須到市內各處的單車站,打開手機應用程式,掃掃單車上的二維碼 (QR Code) 解鎖就能領一輛單車出行,騎到任何地點再將單車上鎖,系統就會自動按騎車時間收費,最低收費半小時只需人民幣0.5元。本刊記者在深圳市面發現共享單車被胡亂棄置在草叢、路邊,更有不少單車「遍體鱗傷」,如手柄斷裂、車胎變形等。有單車未有安裝追蹤器,有用戶就利用此漏洞,將共享單車改頭換面,在車身噴上顏料,企圖「私有化」單車。

38歲、來自深圳的龐明輝在外貿出口公司工作,亦是深圳市義工聯合會的志願者,他眼見單車問題叢生,決定挺身而出。他是恆常的單車使用者,平日上下班也會以單車代步。他見過有家長騎著共享單車,將嬰孩放在前方的籃子裏,狀甚危險,又曾目擊少年蓄意用石頭砸壞單車。他認為共享單車本意是為方便市民,市民卻不善用,毫不理會政府規範,反為城市帶來很多困擾,有必要以行動提升人民質素。

龐明輝會隨身帶着「深圳市義工聯合會」制服,方便他隨時執行維護共享單車的工作。(簡曉慧攝)

去年聖誕開始,朝九晚六上班過後,他會化身為「單車獵人」,身穿義工制服,花近兩小時截停並且勸導騎單車闖紅燈的市民,最高峰時每晚竟可遇上逾百人違規,他又會把違例停泊或被隨手丟棄在花圃的單車逐一搬回道路兩旁。他更將整個「打獵」過程透過微博直播,希望網民轉發片段,鼓勵更多市民守法地騎單車。

不過龐明輝挺身而出,直接與違規者對質,有時不免惹來爭端。行動時他曾經被人以粗言辱罵,罵他像「瘋狂的狗」一樣煩人,尤有甚者更會毆打他。最驚險一次是他和太太牽著五歲兒子在公車站候車時,發現有人違泊共享單車,他上前勸告不果,就掏出手機準備直播。對方旋即上前質問,試圖奪去手機,更橫眉怒視著他兒子,久久未有移開視線。儘管他不時會遇上橫蠻無理的惡霸,太太更曾埋怨他為此浪費太多時間,他卻堅持勸導市民善用共享單車,培育公民質素。

拯救一百輛單車 不如拯救一個人

與龐明輝高調與違規者對質相比,現居廣州的「單車獵人」張先生行動就相對隱密得多。34歲的張先生在廣州一間國企工作,日常通勤都會騎共享單車。他不滿有人惡意損毀或私藏共享單車,於是自費印刷寫滿警告語句、附上檢控案例的「牛肉乾」(告票),但凡看見違規的共享單車就貼上,每次騎單車走大約四公里路,就能「發出」數張「牛肉乾」。除此之外,他更成立了「共享單車牛肉乾行動」微博社群,招募「同道中人」。

張先生自費印製「牛肉乾」,告票上印有警告字眼,告知共享單車使用者的行為或已違法。(簡曉慧攝)

張先生的行動模式分為三類:第一是「檢舉」,凡看見違泊的共享單車,他會聯絡相關公司即時處理;第二是「堵鎖」,記者在廣州街頭發現有用戶刻意把車牌刮走,然後在共享單車扣上了私鎖,企圖把其私有化。此時張先生堵塞鎖眼,防止用戶把單車騎走;第三是「貼牛肉乾」,記者隨他在廣州市內四出尋找被胡亂遺棄的單車,當他發現十米遠處有一輛輪胎變形的共享單車,他會先小心翼翼地觀察四周,確定租用該單車的人不在附近,便會衝前將自製的「牛肉乾」黏在單車的坐椅上,然後頭也不回拔足離開,活像忍者一樣。由於社群中的成員曾經在行動時招人辱罵,甚至被毆,因此張先生擔心行動會惹來他人不滿,甚至對家人不利,故一直低調工作,每次行動前都會格外小心。

有別於其他「單車獵人」,張先生不會費力將違規單車逐一放回指定停泊區,因為共享單車用家總是貪圖方便,很快就會故態復萌,變相「白做」。相反,他認為張貼「牛肉乾」宣傳騎乘和停泊單車的法例,不但能警戒違規用家,更可提醒途人,讓他們明白違規使用共享單車的法律後果︰「拯救一百輛車,不如拯救一個人。」雖然張先生坦承行動的表面成效不彰,但他看重的是長遠效益:「我貼一百張,只要有其中一張被人看見了,他看到後會改變,那我就覺得是成功了。」

 

繼續閱讀

共享單車市場飽和 企業形成惡性競爭

企業應變緩慢 法規約束不足

民眾能力有限 終須由政府規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