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學講廣東話: 粵難粵愛

128_cantonese_diagram

初視廣東話為工具  興趣逐漸萌生

同樣在結婚後來港定居,33歲的博安志 (Andrew Blank) 四年前跟太太由美國來港從事財務分析,一直居住馬灣。雖然馬灣有不少外國人,但他指附近超級市場的店員都不懂英文,兩夫妻又不懂廣東話,因此初到埗時連買日用品都很困難。於是,來港4個月後,他與在美國長大的華裔太太報讀中文大學的廣東話課程,惡補廣東話。

學了一年後,博安志已經能跟本地人基本溝通比如購物及問路等。太太學了一年半後反覺得太難故半途而廢,而他一直堅持,足足花了四年在中大深造廣東話。他說,廣東話不只是溝通工具,而是他的興趣。雖然所學的已足夠他應付香港日常生活,工作亦不需用廣東話,但廣東話的文化底蘊深深吸引着他。

他指廣東話中,多數詞語由兩個字組成,仔細分析每個字的配搭,發覺不少配搭都很有意思。「心機」,是他覺得最有意思的詞語。雖然香港人大多都能理解這個詞語,但他會將「心」及「機」拆開理解。他形容這個方法是廣東話獨有,很難在其他語言應用。以英文為例,心機 (Motivation) 是一個字,不能拆開理解。這正是廣東話深深吸引着他的原因。

博安志深造廣東話除了因興趣,亦為了認識香港文化,避免碰釘。他記得初學廣東話時,曾與洗衣店老闆聊天,老闆以廣東話問他:「最近好嗎?」由於他在美國生活時,當有人問最近好嗎 (How are you doing?) 時,他都會說我最近非常好 (I am doing wonderful/excellent),因此他直接翻譯成廣東話,說:「我最近非常好,工作做得很美好。」但令老闆感到有點愕然。他後來在廣東話堂才知道,華人說話較婉轉含蓄,如果直接說自己很美好,會讓人覺得驕傲自滿。因此,他學會回答「幾好」及「不錯」。

現在他的廣東話說得比妻子流利,引起了不少笑話。當他們一起外出時,別人總會因太太是中國人而對她說廣東話,但她都不懂應對,最後要他拔刀相助。許多人聽到他流利的廣東話後,露出驚訝的表情,「萬試萬靈」。他形容別人的驚喜是對他的讚賞,推動他繼續學習廣東話。

博安志來港四年,喜歡香港多元化的生活。他形容香港的市區像紐約市般繁華,而離島就像他在佛羅里達州的家鄉。他週末喜歡到離島攀山及玩滑浪風帆。(謝德熹攝)
博安志來港四年,喜歡香港多元化的生活。他形容香港的市區像紐約市般繁華,而離島就像他在佛羅里達州的家鄉。他週末喜歡到離島攀山及玩滑浪風帆。(謝德熹攝)

繼續閱讀:

大學室友傳授地道廣東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