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走不可?非走不可。」 — 《大學線》

「非走不可?非走不可。」

撰文│杜茗慧

起初做港人移民這個題目,是因為發現身邊不少人,不論長幼都在説對香港失望,有離開的念頭。

為了搜集資料,我們親身前往移民顧問公司的講座,赫然發現原來有各種針對不同階層的移民方法。移民彷彿不再像以往般,主要針對中產階級和專業人士。

除了搜集資料,找受訪者亦有一定難度。我和搭檔不斷「朋友搭朋友」,至少聽了十個不同的移民夢。其中有一位,九七時隨家人移民到加拿大,後來因心繫香港而回流。近幾年,卻因對政局失望、灰心喪志,毅然再次離開。遺憾的是他因私人原因未能接受訪問,只好作罷。

陳奕迅的《碌卡》歌詞中,提及每人總會欠下一堆人情債,這正是我們採訪過程的寫照,為了找受訪者,我們透過小學同學的親戚、母親的同事的朋友、許久沒交談的迎新營同學的室友、甚至是到外地交流只吃過一頓飯的朋友的大學同學……所有都是「碌卡」而來。在此要感謝大家,幫助我們完成採訪。

三位受訪者,其中一位打算全家移民,家中老幼政治立場各有不同,但移民之心卻一樣堅決。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城市,才能驅使不同背景、不同年齡層的人非走不可?

完整報道《港人移民數字升 年輕人去意已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