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泛起了漣漪——專訪盧煜明

教學上嚴謹過人 受劍橋教授影響

盧煜明不時與太太(右)把臂同遊,難忘秘魯的馬丘比丘,對坐落在超過海拔2000米山脊上的古城為之驚嘆。(受訪者提供)
盧煜明不時與太太(右)把臂同遊,難忘秘魯的馬丘比丘,對坐落在超過海拔2000米山脊上的古城為之驚嘆。(受訪者提供)

同年,盧煜明回流香港,到香港中文大學任高級講師。他現在門下有好幾位研究生,他自言是一個要求高的教授。每個星期學生都要向他匯報研究進度,他就不斷提出問題質疑。學生的論文,他前後會批改十幾次︰「每一篇文章都是一個歷史紀錄,紀錄必須是最好的 (that record has to be as good as it is)。」縱然學生覺得辛苦,他仍希望學生能在反覆檢視過程中學習,亦希望他們的研究能在國際上享有信譽。

要求高,原來是受劍橋的教授影響。當年,他每星期都要寫一篇文章,教授著他在同學面前逐句朗讀,教授就即時逐句逐字批改︰「有一次我在文章中解釋心臟怎樣運作,我在書上看到原理就照寫了,教授問我怎樣得知,我卻答道『書是這樣說』。」原來教授要求他知道的,是那本書的作者從何得知原理,亦要求他知道有甚麼實驗可以證明原理,不止於原理的表面。這一課,他永遠都記得。

「這很有趣。」(It’s very interesting.) 這可說是盧煜明的口頭禪。在科研領域傑出如他,對世事總是抱有好奇心,又常與不同學科的人相互交流。他的太太黃小玲是香港大學教育學院數理教育部學部主任及副教授,兩人在牛津大學結緣。他記得當年曾與太太,以及介紹二人認識的媒人在宿舍內煮飯,分屬醫學、物理和電腦學系的三人談談科學,然後就寫了一篇關於基因運算的文章。或許有人認為吃飯時談科學很悶很掃興,盧煜明說︰「不當(科研)是一份工,其實沒有人用槍指住要我寫一篇文關於基因運算,只是我們覺得有趣就去做。」

  • 盧煜明西裝筆挺,只有低調的暗紋,領帶卻是鋪滿長頸鹿和獅子等動物圖案,饒有趣味。(黃靄兒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