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學歷殘疾人士 求職有苦自己知

編輯│蘇惠欣 記者│蘇墁鈺 攝影│蘇墁鈺  蘇惠欣

大學學位一向僧多粥少,能入讀大學的殘疾人士更是寥寥可數。當社會為殘疾大學生克服自身缺陷,完成大學課程而鼓掌,卻不知道他們畢業後求職時面對的困難。

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在2013年43,900名具專上學歷程度的殘疾人士中,只有約35%,即15,300位成功就業,一般大專生就業率則有約70%。高學歷殘疾人士原期望畢業後能順利投身理想職業,可惜即使他們成功考入大學、成績優異、實習經驗豐富、個性進取,仍謀職不順,工作路上荊棘滿途。

社工系畢業生 殘疾局限求職選擇

24歲的張穎嬋患有先天性眼球震顫,眼球會不自主地跳動。她形容自己的視力如患有深近視一樣,最遠只能看見一張桌子距離內的事物,再遠一點的物件就只看到輪廓。她在2015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社工系,希望從事家庭或學校服務,但社工的外展工作,成為她最大的挑戰。

張穎嬋認為現在的僱主要求員工生產力高、可以一人擔任不同工作,就如一部多功能的「三合一影印機」,但殘疾人士往往未能完全做到。(蘇墁鈺攝)
張穎嬋認為現在的僱主要求員工生產力高、可以一人擔任不同工作,就如一部多功能的「三合一影印機」,但殘疾人士往往未能完全做到。(蘇墁鈺攝)

畢業後求職時,張穎嬋遇到重重困難,更曾有面試官出言不遜,令她感覺被冒犯。那次她到服務機構應徵社工,面試官不友善地問:「你有申請過服務視障人士的職位嗎?你覺得這類服務會比較適合你嗎?」張穎嬋頓時氣憤填膺,也失落了好一陣子。她抗拒到視障人士機構工作,因為她不想強化一般人的看法——視障人士就要到視障機構服務,她認為這些定型限制了殘疾人士求職的選擇。

後來她在澳洲修讀了一個敘事治癒的課程,重新審視自己,明白自己有視力問題,可變成協助視障人士的優勢,最後她接受在眼科診所當社工。

 

失業九月 憂慮要靠綜援過活

患有先天性青光眼及遺傳粒線體肌肉病,導致肌肉無力的陳俊謙(27歲),於2013年香港城市大學政策及行政學系畢業。陳俊謙自小患有青光眼,視力模糊,近至一張桌子距離的事物都看不清楚,平日視物要靠放大鏡輔助。他的肌肉亦在近幾年急劇變差,由2009年就讀城大副學士時尚可走平路、斜路, 在大學畢業後一年卻連走平路都有困難,要倚賴輪椅代步。大學一級榮譽畢業的他,本以為只要持有大學學歷,求職會比較容易,但無奈即使有一年多在人力資源部工作的經驗,求職亦四處碰壁。

陳俊謙在大學最後一個學期考試完結後,寄出百多封求職信,包括應徵政府和私人公司的行政和研究工作,最後只有約20份獲得面試機會。陳俊謙認為,為了爭取面試機會,他只在求職信中略述自己的殘障情況——

「我是一個主動和勤勞的人,我相信這可以讓我克服視力和肢體的不便。」(I am a self-motivated and hardworking person which able to overcome my visual and physical inconvenience in workplace)

不過,即使他成功爭取面試機會,工作能力也不時被質疑。他曾應徵研究助理,面試官卻強調:「這份工作要看很多文件、報紙、很多字,會讓人很疲累;會用剪刀𠝹刀,需要又快又準」,他感覺到面試官暗示他不能勝任工作,使他知難而退。也有面試官把一份文件放在他眼前的不同距離,測試他的視力:「好像驗眼一樣。」他感到難過,但亦無可奈何。

陳俊謙表示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只是要求中五學歷,薪金只有八千元,工作與學歷不相符。(蘇墁鈺攝)

花了近五個月時間,陳俊謙最後獲一間非政府機構聘請任文職工作。不過,該份文職工作只要求中五學歷,薪金只有八千元,比當時一般大學畢業生的入職薪酬低,陳俊謙認為工作與學歷不相符,上班兩星期後便辭職。後經師兄介紹,在一間私人公司的人力資源部工作一年多,最後也因工作不適合自己而辭職:「當時覺得自己有一年多全職工作經驗,又是大學生,應該會較易找到工作,但其實都是一樣。」兩次辭職後,他失業九個月,期間申請了百多份工作,卻只有廿多份有回音,他形容那時候的心情「很灰」、很擔心。

陳俊謙其後認識一個幫助高學歷殘疾人士求職的機構Care ER,獲大型電訊公司聘請為客戶服務主任,公司亦願意提供配套,以便陳俊謙日常工作,例如安排同事幫忙他出入升降機等。

繼續閱讀

歷盡波折 設立機構助同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