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矛盾升溫 關愛座成導火線

世代矛盾升溫 關愛座成導火線

長者反擊指控片面  以偏概全

「老友memes」專頁張貼的部分改圖,諷刺時下長者思想守舊、對社會漠不關心,65歲的鄺永泰和68歲的麥婉蓮卻有不同看法。他們組織的將軍澳長者民生關注會,主動於區內爭取長者友善社區配套,包括醫療、過路設施等,強調長者有權參與和決定更多社區事務。

麥婉蓮和鄺永泰致力推動長者友善社區,關注會早前成功爭取於巴士站加設候車座位,方便長者休息。(蘇墁鈺攝)
麥婉蓮和鄺永泰致力推動長者友善社區,關注會早前成功爭取於巴士站加設候車座位,方便長者休息。(蘇墁鈺攝)

鄺永泰坦言,自己也曾接觸態度惡劣的長者,將他人的遷就視為理所當然,但不同意年輕人以一竹篙打一船人:「一粒曱甴屎,搞壞一鍋粥!」他道出比喻,無奈地澄清倚老賣老的人只屬少數。他慨嘆一小部分長者做了很壞的例子,造成大眾對長者的負面觀感 。

港鐵早前公布優先座將由每卡兩個增至四個,於網絡引起廣大迴響。一系列「惡搞關愛座」的反諷改圖,暗指政策將長者的「特權」形象無限放大。

鄺永泰指設立優先座的原意是好的,讓體弱的長者能坐下休息。時常腳痛的他,曾於繁忙時間乘搭港鐵,每當列車開車和停車時都站不穩:「我好像一個保齡球,整個人左搖右擺。」但他對增加優先座的做法有所保留。他擔心這會鼓吹「批鬥」氣氛,令車廂內的爭執和矛盾升溫;與其執著硬件,倒不如提高市民的讓座意識。

求同存異  籲新生代多體諒

對於部分年輕人敬老意識不足,麥婉蓮亦表同感。她認為公民教育跟長者政策同樣重要,年輕人對長者應多加體諒,才能減少兩代間的磨擦。她指在商場散步時,曾有年輕人嫌她行得慢,面露不悅在她身旁走過,但視線卻從沒離開過手中的電話,結果撞到她也懵然不知。談及網絡上對長者的各項指控,麥婉蓮頓時眉頭深鎖,不敢苟同。她同意兩代存有差異,但指新生代應多嘗試理解長者的難處,而非一味在網絡上鼓吹仇老情緒。

雨傘運動過後,香港世代間的政治矛盾日漸加深。鄺永泰不認同長者是「投票機器」,但部分退休長者有經濟困難,政黨看準他們的需要,利用「蛇齋餅糭」吸引選票,長者接受可以理解。麥婉蓮則認為長者多追求安穩生活,例如經歷過戰爭,由從前艱苦日子拚搏到現在,不希望社會有大轉變是人之常情。

年輕人非仇老  實為對現況不滿

黃俊傑認為年輕人對社會現況感到不滿,遇到倚老賣老的長者,就把仇恨投射到他們身上。(蘇墁鈺攝)
黃俊傑認為年輕人對社會現況感到不滿,遇到倚老賣老的長者,就把仇恨投射到他們身上。(蘇墁鈺攝)

青年新政黃俊傑留意到最近網上出現「仇老」風氣,但認為年輕人並非針對長者,只是對社會現況不滿的發洩方法。他認為年輕人怨氣很深,社交媒體正正提供一個平台給他們抒發怨氣,而道德代價亦較正面衝突低。年輕人容易在網絡世界獲得共鳴,便逐漸產生和累積更多仇恨情緒。

歸根究柢,黃俊傑批評政府施政向資產階級傾斜,將年輕人跟長者利益對立,年輕人感覺不被社會重視,以致加劇雙方矛盾。他認為政府必須正視年輕人訴求,推出合適政策,方能有效疏導怨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