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憾美 - 身體雖殘 美麗有法 — 《大學線》

缺憾美 – 身體雖殘 美麗有法

編輯│沈敏怡 記者│潘祖兒 攝影│潘祖兒 沈敏怡 黃靄兒

「莫非可終身美麗,才值得勾勾手指發誓……」

自小失明的徐綺華,穿著粉紅色上衣,自信地在台上演唱《終身美麗》。雖然看不見自己的容貌和觀眾的反應,但她知道自己很美。

眼睛雖看不見,她仍努力學化妝,讓旁人欣賞自己。殘疾人士身體雖有缺陷,但對美的渴求絕不比健全人少。失明人士不但有特別的化妝工具,還有機器幫助辨別衣服顏色,好讓他們搭配得宜。一次殘疾人士時裝表演,更展示他們自信美麗的一面。身體有缺憾,無阻他們追求美的決心。

無法看見亦需打扮有序

Cindy上完碎粉定妝後,會以手指感受粉底是否塗得平均。(潘祖兒攝)
Cindy上完碎粉定妝後,會以手指感受粉底是否塗得平均。(潘祖兒攝)

年約40歲,從事義務工作的徐綺華(Cindy),八個月大時因患眼癌而需切除左眼,右眼亦因長年接受電療而弱視,至30多歲時完全失明。她見過視障朋友不大注重個人形象,打扮較隨便,有時會給人不整潔的感覺,因此她失明後特別著重外表。她笑說:「我喜歡化妝打扮,雖然我看不見,但一定要給人舒服、乾淨和整潔的感覺。」

她失明後,曾參加盲人輔導會和路德會失明者中心等團體所舉辦的美容化妝班,學習基本的化妝技巧。但她很少到連鎖店購買化妝品,因為即使她買了,店員也不大願意告訴她如何使用。唯獨美容班中的吳老師 (Kara) 願意指導她,令Cindy放心讓老師為她選購各種化妝品。經過一年的反覆練習,她現在已可自行化妝。

化妝親力親為 重拾自信

126_beauty_frameinfoCindy表示,畫眉是失明人化妝最困難的一環:「雖然可以用印有眉形框框的膠板輔助,但人人眉形不同,很難預計位置,現在我和老師仍然在研究。」Cindy的老師為方便她分辨不同化妝品,會在不同的化妝產品上貼上凸起的閃石,例如摸到三顆閃石時便代表化妝的第三個步驟。

喜歡唱歌的Cindy,不時到老人院或文娛中心演唱。每次演唱前,Cindy都會化妝,每年約化妝七至八次。Cindy化妝手法純熟,只需約15分鐘便完成塗底妝、臉頰陰影和唇膏,再戴上鑲有閃石的太陽眼鏡,俐落完成舞台造型。自從學會化妝護膚後,她不需依賴別人,令她更開心,亦更有自信。

「嘟」出顏色助配搭

Colorino顏色識別器(影片截圖)
Colorino顏色識別器(影片截圖)

失明人士衣服的穿著搭配也困難重重,顏色識別器是他們搭襯衣服時的最佳法寶。Cindy指顏色識別器價格約600至800元,只需掃描衣服表面,「嘟」一下便能讀取其顏色,大大方便她配搭衣服:「背心有很多顏色,這樣(用顏色識別器),便不會跟外穿的上衣撞色。」

126_beauty_foundation
粉底機(潘祖兒攝)

Cindy雖然信任別人的搭配建議,但她笑言:「每次出門會問問大廈的保安員是否好看,但他們無論如何都會答好看,哈哈!有次我試過把衣服穿反了,幸好那是針織的通花上衣,不太覺眼。」

 

繼續閱讀:

度身訂造 配合輪椅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