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二戰淪陷前:被遺忘的十八天 — 《大學線》

香港二戰淪陷前:被遺忘的十八天

編輯│黎淑怡 記者│艾博瑜 孔紹岐 相片│艾博瑜 受訪者提供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軍南下進攻,香港宣告淪陷,隨即展開「三年零八個月」的日佔時期。在這段黑暗日子來臨前,有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英國從未放棄防守香港,反之,為了令日軍延遲開戰,英國加強香港軍力,安排同為盟軍的加拿大士兵增援香港,用以阻嚇日軍。

在加軍抵港不足一個月後,1941年12月8日,日軍從羅坊(現深圳羅湖)攻入新界,同時空襲啟德機場,標誌著「香港保衛戰」的開始。香港的守軍由英國領軍,並由多個兵種組成,包括英兵、印裔英兵、華籍英兵和加拿大兵,共約13,000人,然而日軍多達42,000人,雙方實力懸殊。即使守軍拚死抵抗,香港亦於18日後失守。同年12月25日,香港向日本軍隊投降,「香港保衛戰」因而告終。此戰令超過1,600名守軍陣亡,約一萬名士兵被俘。

訓練和軍備不足 聖誕日被俘

加拿大當時共派出兩隊軍隊到港增援,皇家加拿大來福槍團是其中之一,派出逾一千人到港。隸屬該團的Ralph MacLean現年95歲,是當年其中一名被派到香港的加拿大軍人(下稱「加軍」)。他接受本刊記者長途電話訪問,描述當年的情況。

126_history_mc
Ralph Maclean被日軍俘虜時,因戰俘營爆發疫症,他不但得了眼疾,亦變得不良於行。(受訪者提供)

MacLean參軍時只有19歲,雖然他是正規軍人,但由於加入軍隊不久便被送至香港,來港前只接受過簡單的軍事演練,例如一次約30公里的登山遠足。他在1941年抵港,駐守在深水埗軍營。由於市面氣氛並不像大戰前夕般緊張,他感覺不到開戰跡象:「對我而言,較像是出國度假。」當時加軍沒料到日軍會在一個月內來襲,故此他在港時只有一些體能鍛鍊,加上運載武器的船隻還未抵港,士兵們只有基本裝備。

日軍攻入香港,訓練和裝備皆缺的MacLean被派到赤柱監察日軍戰船,與駐兵淺水灣的日軍只有一山之隔,但在戰爭前段,他一直未有遇上日軍。當他看見日軍時,已是此役最後一天。聖誕日早上,日軍突然出現,用槍掃射他們。上級命令他們找掩護,然而在這空曠的戰場,根本無處可逃,他們只好趕緊攀下懸崖躲避。約十分鐘後,日軍用麥克風宣布戰爭已結束。「我和戰友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他被日軍俘虜,當晚被送到跑馬地戰俘營,度過這「黑色聖誕節」,當晚又被輾轉帶到北角和深水埗戰俘營。營中環境惡劣,他只被配給湯水來充飢。其後,日軍把他送到啟德機場勞役,一年後更把他帶到日本船廠當苦力。1945年日軍投降後,他於10月獲釋回到加拿大,但因眼疾惡化而不能再從軍,後來在一間農業肥料器械公司工作。

126_history_dog
甘德是一頭紐芬蘭犬,體型龐大,有如小孩般高。(受訪者提供)

與MacLean同屬一軍團的Philip Doddridge現年94歲,當年也參與了保衛戰。當時Doddridge和其他戰友收養了一頭紐芬蘭犬,以城市甘德 (Gander) 為牠命名,甘德其後被封為「中士」(Sergeant Gander),跟隨他們到港,並一同駐守陣地。日軍登陸黃泥涌峽,與加軍展開槍戰,期間日軍向加軍投擲手榴彈,沒接受過訓練的甘德竟一口咬住手榴彈狂奔至遠處。手榴彈當場爆炸,甘德陣亡。由於牠捨命保護加軍,獲英國政府追頒表揚動物在戰爭貢獻的迪金勳章,加拿大甘德文物紀念公園更擺放牠的雕像,以紀念其英勇事蹟。

 

 

繼續閱讀:

日軍勞役戰俘如奴隸

鄺智文:英國從沒放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