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握自己的未來 — 《大學線》

緊握自己的未來

撰文:郭詠昕

中學通識教育科理應可以讓學生「攞正牌」談政治,但為何教育局卻不讓他們討論港獨?
當然,學生多少都有一種反叛的基因──「你不讓我說,我偏要說。」他們異口同聲:「因為未來是自己的。 」

這次的題目是「港獨在校園」,本來尋找受訪者應該比較容易──大家都是學生,都是年輕人,都有使用Facebook。豈料有些關注組抵不住壓力不願發聲,有時明明約好了訪問,都會臨時改變主意,然後不了了之,有的甚至封鎖我們的WhatsApp。後來他們有的私下聯絡編輯,解釋拒絕訪問的原因是害怕壓力。我在想,既然說香港有言論自由,那到底我們都在恐懼甚麼。

訪問三位在校園推動港獨的中學生,言談之間,可以聽出他們的無奈。無奈的,或許不是支持港獨的中學生不多,而是大部分的中學生都政治冷感。我也沒想到,受訪者之一的洪同學,竟在訪問的最後感觸地說:「如果革命要人犧牲,我不怕做那個人。」是怎麼樣的社會,才令這些十五六歲的中學生,覺得自己要承擔香港的未來?

跟朋友談起寫稿多有「腦閉塞」的時候,她只問我:為甚麼你當初要做這個題目?記者要為社會把關,未來的環境也許更不堪,唯有記住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閱讀報道:
講讀校園:初生之「獨」 覓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