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悔走到最前──馮敬恩 — 《大學線》

無悔走到最前──馮敬恩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在沙田舉辦造勢大會,馮敬恩為他站台。(利天諾攝)

123fung_01編輯│陳嘉詠 記者│彭欣穎 攝影│陳穎慧 陳沅彤 利天諾

馮敬恩是近年來最受注目的港大學生會會長,一年來經歷港大校委會風暴,令他變成新聞人物;期間他泄露校委會會議內容,尤其引起爭議。這個看似風風火火的人物,原來一切都是他意料之外。學生會組閣期間,他本想做外務副會長,因想改革學聯,可是原定當會長的人退出,由他補上。

當上會長,他以為會集中關注政改,但政改方案竟以「等埋發叔」為由荒誕地落幕。正當他以為會務告一段落,打算專心籌辦暑假的迎新營,沒想到六月卻捲入一發不可收拾的校委會風波。

帶領學生衝擊校委會、泄露校委會會議內容,到近期圍堵校委會成員的種種抗爭,馮敬恩一舉一動都曝露於鎂光燈下,得到兩極化的評價:現任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指他是「大話精」,但亦有不少人稱讚他是「英雄」。剛卸下會長一職,回頭一看,儘管事情超出自己預期,馮敬恩卻從未後悔;偶有掙扎及感到無力,但他並不氣餒,全因他堅信自己與許多香港人一樣:「你覺得這個地方是自己的家,你會守護它」。

曾經「很淆底」

馮敬恩與一眾同學衝入校委會會議室,與時任主席梁智鴻對話。 (《蘋果日報》提供)
馮敬恩與一眾同學衝入校委會會議室,與時任主席梁智鴻對話。 (《蘋果日報》提供)

2015年6月底,港大校委會以「等埋首副」為由,擱置審議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擔任學術及人力資源副校長一事,引起學生不滿。作為校委會成員之一的馮敬恩於一封公開信中表示,校委會的決議極度荒謬,同學曾用盡一切常用方法,如靜坐、示威等行動表達訴求,皆徒勞無功。護校心切,他決定和一眾同學在7月28日衝入校委會會議室抗議。

衝擊校委會是學生會幹事的集體決定,事前談了一整晚。回想衝擊一刻,有在場的人指馮敬恩當時的樣子「超淆底」(膽怯),他笑著點頭回應:「嘩,很淆底啊!老實說人生第一次衝,可能讓我衝多一次我不會那麼淆底呢,對吧?」

人生第一次做出這樣的衝擊行為,除了滿腦子在不停思索,他的心情亦相當矛盾,坦言事前有掙扎,因不知道該如何帶領同學:「那刻自己不是太想帶領同學衝,但大家好像在期待你帶領。我會不會成為惹人討厭的『大台』?」結果衝擊前他連續兩晚沒睡。

直到2015年9月底,校委會宣佈否決陳文敏的任命,馮敬恩隨即召開記者會,披露眾校委的發言內容,在社會間引來極大迴響。馮的舉動令他頓時成了校委風波的焦點,時任校委會主席梁智鴻譴責馮敬恩,而「支持十大院長聲明校友組」的發言人彭泓基亦批評馮敬恩違反保密制度,是「人格本身有問題」。相反,有部分網民卻支持及稱讚馮敬恩是「英雄」。

馮敬恩在校委會否決任命陳文敏後,即召開記者會披露眾校委的發言內容。 (《明報》提供)
馮敬恩在校委會否決任命陳文敏後,即召開記者會披露眾校委的發言內容。 (《明報》提供)

馮敬恩回應時,強調自己沒有簽署保密協議,為了公眾的知情權,他有必要把校委會中無理之事說出來。被問到泄密事前有否問過法律意見?有否想過有甚麼後果?他頓了一頓,坦言事前並未作法律諮詢,不過最壞打算是被踢出校委會或被踢出校。他堅持:「李國章有shamelessness(無恥),我們便有fearlessness(無懼) 。」他深明在製造輿論壓力之前,自己必先付出代價。最終校委會亦只要求馮敬恩解釋泄密原因,簽署文件承諾日後會保密,才讓他繼續參與討論會議的機密議題。

整場風波中,馮敬恩感到最無力的,是面對部分校委「你咬我食」的無賴態度:「(2015年)七月大家衝入去,校委都是坐著笑,那你又可以怎樣?」他覺得單憑一己之力難以改變校委會的生態。今年一月,新任主席李國章上任後第一次主持校委會會議,港大同學再度包圍校委會,要求李國章回應改革校委會的訴求,引發多次衝突。及後李國章在記者會上批評馮敬恩是「大話精」,對外發放假消息,向同學表示校委會不同意成立專責小組,馮敬恩出席電台節目時否認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