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1,406票的堅持 專訪黃浩銘 — 《大學線》

為了1,406票的堅持 專訪黃浩銘

編輯│張佳茗 記者│譚瑩瑩 攝影│孫綺羚

122DC_Wong1區議會選舉塵埃落定,今屆八位傘兵跑出,但社民連和人民力量等激進民主派未獲一席。「激進民主派參選一定是原罪」,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連續兩屆出選以老人為主的沙田瀝源區,兩戰兩敗。他痛定思痛,為支持他的1,406票堅持下去。

選舉前已打定輸數,連生命導師梁國雄(長毛)也勸他放棄區選,但在站台期間,長毛反被黃浩銘的堅持所感動,認為他會有一絲勝算。黃浩銘生命中另一位男士,是鄉事派父親黃裕財,父子倆政治理念南轅北轍,一言不合就冷戰半年。但黃浩銘一直默默耕耘,終把父親感動,為父的也為愛子區選落敗而咬牙切齒。

兩戰兩敗 堅持再戰瀝源區

採訪當日,黃浩銘T恤拖鞋一身「街坊裝」,走進瀝源邨一家麵店。「銘仔,這邊坐啊!」黃浩銘與記者剛進,老闆便熱切地招呼。他從小在瀝源對面的下禾輋村長大,中學生涯也在旁邊禾輋邨的沙田培英中學渡過,對瀝源有歸屬感,稱它為「自己的地方」。

兩次參選都在同一區,兩次都落敗,他在2011年首次參選獲967票,去年再參選獲得1,406票,與爭取連任的新民黨對手黃宇翰僅差399票。年僅27歲的黃浩銘,上屆區選時只有23歲,落敗後有種「空洞的失落」,整整三個月都不敢回到自己選區,連謝票都沒有。不過,今天卻坦然面對連續兩次落敗:「有個婆婆投完票很開心過來跟我講支持我,我問她投了給幾號候選人,她說『一號』。很可惜,一號是我的對手,真是『喊都無謂』。」

「背負社民連的政黨背景參選區議會,是我的原罪。」黃浩銘說。社民連給人激進的形象,但瀝源是沙田第一條公共屋邨,居民已垂垂老矣。他以激進形象參選老年選區,挑戰年輕候選人,他比喻是「自掘墳墓」。

122DC_Wong4很多人都勸他轉攻年輕選區,甚至放棄區議會選舉,但他堅持沙田瀝源區,因為他希望能在「自己的地方」工作。他喜歡服務這群看他長大的老人家,還希望居民能見證他的成績,與他一起享用社區改善的成果。他反問:「轉戰年輕選區是否必定勝出,如果不是,那為何要放棄現在支持我的1,406人?」不過他也慨嘆:「感情用事,自然要付出代價。」

黃浩銘執意參選,是渴望打破激進民主派在區選全軍覆沒的宿命。因為他如果贏得議席,就證明社運和社區工作能夠並存,是對踏上社運抗爭之路的年輕人的一個鼓勵。

生命導師──長毛

黃浩銘在訪問中開口三句不離長毛,視他為生命導師,更不其然地望著窗外說:「長毛對我影響深遠」。「我常到他的辦公室上生命之課,我倆喝杯威士忌,這課一上就是兩小時。」長毛時常與黃浩銘分享自己的失敗經歷,令黃浩銘的思想和胸襟更廣闊,更坦然接受落敗。

「我老是不聽長毛的,他影響我最深的不是傳授的知識,而是生命成長的教誨。」黃浩銘憶述前年9月26日佔中前夕,自己與學生討論重奪公民廣場,長毛得知後認為他們瘋了,不鼓勵他們在佔中前夕行動,但黃浩銘依然堅持與學生討論細節:「你試想一下,他反對我們衝,但他最後還是陪我們衝進去了。他反對我們,但還是支持我。哪有立法會議員願意這樣辛苦和你進去?」

儘管長毛曾勸他不要參選區議會,即使參選也不要在自己居住的社區參選,免得落敗後與鄰居碰面尷尬,但他通通不聽,一意孤行繼續參選瀝源區。面對這個反叛的年輕人,長毛只好一直支持,落區和黃浩銘一起擺街站,見證他的努力。長毛後來看到越來越多居民來跟黃浩銘打氣,也開始認為黃浩銘有一絲勝算,可惜最後依然落敗。

繼續閱讀,請轉下頁:

火星不再撞地球 打動鄉事派父親
不做公子哥兒 堅持親力親為
害怕選舉 仍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