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APP 人人可做LIVE SHOW — 《大學線》

直播APP 人人可做LIVE SHOW

122app_00

編輯│董凡 記者│徐紹軒 張潤德 攝影│董凡 孫綺羚

一個手機App,可讓普通人隨時隨地直播生活點滴。2015年9月,一款由台灣人開發、名為「17」的直播社交App突然在網絡走紅。及後,「17」雖因涉及不雅內容而遭Google Play及蘋果App store下架,但經短暫整頓後,又在10月捲土重來。「17」風波讓其他直播App如Facebook Mentions、Periscope等受到更多關注,不少人開始進行自己的直播,獲得名利,甚至得到創作靈感。

直播旅行 帶觀眾周遊各國

在恆生管理學院修讀工商管理的張莉螢(花小姐)以網名「fa.sis」用「17」做旅行直播,追隨者超過三萬。早在「17」出現前,她就曾將自己的旅行經歷拍成短片上載到YouTube,但觀看者寥寥。2015年10月,她在朋友建議下嘗試以「17」直播。起初她曾擔心沒有觀眾,但後來發現「17」更易積累人氣,每次直播後她都會增加百多名追隨者。

張莉螢打算在將來的旅行直播中加入送明信片的環節,回饋與吸引觀眾。(董凡攝)
張莉螢打算在將來的旅行直播中加入送明信片的環節,回饋與吸引觀眾。(董凡攝)

張莉螢第一次做旅行直播是在大阪。每到一個景點或餐廳,她就會直播,向觀眾介紹景點和食物。與一般旅遊節目不同的是,直播能與觀眾即時問答,更具真實感。她形容,每當有觀眾回應說景點很美時,她都感到滿足。即使有些地方她已去過數次,但直播令她能間接帶領更多人一起遊覽,使旅程更有趣。

對張莉螢來說,持續直播並不容易,尤其是要在旅程後,另尋直播內容留住觀眾。她每晚都至少直播一個半小時,與觀眾分享旅行故事。 例如,有觀眾對她在大阪酒店遇到的靈異經歷很有興趣,她便在日後的直播中加入講鬼故事的環節,以及觀眾喜歡的「猜猜畫畫」(draw something)遊戲。

雖然每次直播到深夜會影響作息,但張莉螢不想因暫停直播而流失觀眾,依舊堅持每天開台。她亦因直播而得到賺錢、曝光的機會,例如自她在「17」累積到2萬追隨者後,已有五間鐘錶公司和小型商店請她上載宣傳相片到「17」和Facebook,每次上載可得到數百元的報酬,亦有人邀請她到網台擔任義務節目主持,談論時下熱門話題。同時,「17」營運商亦提供報酬,直播影片或一則貼文每累積1,000瀏覽量,直播者就可以獲得一元新台幣(約兩毫四仙港元)回饋。

直播畫畫 與觀眾共同創作

27歲的插畫家、動畫製作人劉冠瑤(Johnee)以往常在創意市集擺攤畫畫。他擅長「Faster piece」,即別人出題,他即場畫,需時不過十分鐘。2015年9月,直播App興起後,他將這一創作方法搬去「17」和Facebook mentions,根據觀眾在直播App留言的題目直播畫畫。首10天他就吸引了兩萬多名來自內地、香港、台灣、馬來西亞的「粉絲」,如今,在「17」他已有四萬多名追隨者,Facebook主頁點讚數亦過兩萬。

劉冠瑤認為雖然直播佔用了休息時間,但觀眾帶出的靈感能夠幫他創作動畫。(董凡攝)
劉冠瑤認為雖然直播佔用了休息時間,但觀眾帶出的靈感能夠幫他創作動畫。(董凡攝)

劉冠瑤視直播為一場表演,不似擺攤時只要畫好就完成工作。直播時,他需要與觀眾互動,更會以講故事或即席作曲演唱的形式去解釋畫作。即場創作的壓力和與觀眾的互動給予了他創作靈感,例如有一次的題目是「壁咚」(日本流行語,指男性將女性逼向牆邊的曖昧行為),他解說時即興作了一首歌,後來更以此歌製成音樂影片:「我會在解說時突然想到一些意念或者旋律,衍生出平時不會嘗試的題材與作品,我好像跟觀眾一起創作,他們的投入是作品的一部分。」

因直播累積到數萬名粉絲後,劉冠瑤收到了許多合作邀請。如「黑人牙膏」邀請他以「開心」為題直播作畫,亦有茶餐廳請他直播畫菜式與菜單。他透露,自開始直播以來,他已與三個商業品牌合作,每場直播報酬可達五位數。此外,「17」的分潤機制,也為他帶來每月數千元的額外收入。

繼續閱讀 請轉下頁

直播生活 將觀眾變為朋友
直播風潮不止 法例難以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