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百密一疏 傘兵突圍而出 — 《大學線》

建制派百密一疏 傘兵突圍而出

編輯│蕭梓恒 記者│吳沅琪 鄭靖而 攝影│吳沅琪 鄭靖而

區議會多年來都是建制派的主場。不過,經歷雨傘運動後,不少首次參選的「傘兵」打破傳統,擊敗了區內建制候選人,甚至把建制派「大佬」拉下來。最終共有八名傘兵當選,贏得漂亮一仗。

資源欠奉、沒有政黨支持,但傘兵從未言棄。有人堅持每日擺街站、家訪,只為令居民對自己留下印象;有人親力親為,捲起衣袖為居民維修家電;亦有人仿效建制派量血壓、辦旅行團,以「蛇齋餅糭」建立居民網絡。

徐子見強調區議會工作可以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感恩有一班 投入社區工作的義工幫忙。(鄭靖而攝)
徐子見強調區議會工作可以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感恩有一班 投入社區工作的義工幫忙。(鄭靖而攝)

朝街站晚家訪 鎚仔揼樹根

48歲的徐子見在東區的漁灣區當選,打敗當區連任六屆的鍾樹根,有傳媒稱為「大衞擊倒歌利亞」。他本來從事貿易生意,自言以前政治冷感,但參與雨傘運動後深受啟發,更大感後悔:「20年前我沒有理會政治,結果今天由你們年輕一輩承受。」其後,徐子見加入傘下爸媽,又擔任義務教師,幫助基層兒童。他認為,既然自己揚言「爭取真普選」,就不可以任由區議員自動當選。他比喻,香港就像發臭的冰箱,市民可以選擇關上冰箱裝著若無其事:「而我絕對會鑽進去把冰箱清潔乾淨!」

徐子見十分受街坊歡迎,常透過閒談了解居民需要。 (鄭靖而攝)
徐子見十分受街坊歡迎,常透過閒談了解居民需要。 (鄭靖而攝)

政治素人要挑戰盤踞當區24年的「根」,傳媒笑言是「鎚仔(徐仔)揼樹根」。為了讓居民對自己留下印象,徐子見每日早上七時半便設置街站,每晚家訪至十時,至今已拜訪超過2,000戶居民。他的政綱列了五個事項,包括兒童義補計劃、建議設立牙科保健基金等,對手鍾樹根卻只寫上「服務二十年,政績超卓」九字。

落區時,徐子見發現不少居民都支持他參選:「因為選民很久沒有選擇,所以有新選擇時,大家都想試。」有街坊樂意借出居所讓他們擺放物資,甚至連對手的助選義工都曾悄悄向他表示支持。
徐子見形容這次參選為一場「突擊戰」:截止報名前一刻才參選,僅僅六週的宣傳期,不但令鍾樹根無法自動當選,徐更得到2,026票,以163票之差擊敗對手,出乎眾人所料。

黃子健相信只要願意投放時間服務居民,即使資源短缺,仍能讓居民感受到他的真誠。(吳沅琪攝)
黃子健相信只要願意投放時間服務居民,即使資源短缺,仍能讓居民感受到他的真誠。(吳沅琪攝)

「高登仔」走出鍵盤

雨傘運動期間,高登討論區出現了號召「高登仔」出選區議會的帖子,不少人紛紛響應,但最終只有黃子健於觀塘樂華北區當選。他透過高登討論區組織了「東九龍社區關注組」,尤其關注觀塘的地區問題。前年四月,觀塘區議會通過撥款,花5,000萬建音樂噴泉。東九龍社區關注組於是發起問卷調查,發現逾半受訪居民並不知情。他們質疑區議會監察效能,亦有感市民聲音進不了議會,39歲的黃子健從而萌生參選念頭。

走出鍵盤,黃子健感覺反而不太真實:「我覺得很不可思議,沒想過真的從網絡走出來。」有人認為年輕人在網絡說得天花亂墜,實際卻未必做到;黃子健認為自己當選是最佳的證明:網絡上所說的也可以做得到。一群有心人願意慢慢踏出網絡世界,走到現實相遇相知,理念接近的一群人便結集成一股力量。

大家都有正職,要包辦單張設計、競選統籌工作,又要設置街站,黃子健說過程艱辛。雖然團隊偶有爭執 ,但一想到參選初衷,以及彼此對觀塘社區事的共鳴和目標,大家都願意工作至三更半夜。他們沒有政黨資源,最大的資源只有付出的時間。

繼續閱讀 請轉下頁
地區工作 不敢怠慢
傘兵落區 先談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