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工廠倒閉 失業工人往何處去? — 《大學線》

世界工廠倒閉 失業工人往何處去?

122China_00

編輯│王瑾 記者│陳嘉詠 蘇悅呈 攝影│王瑾 陳嘉詠 蘇悅呈

「以前坐公交車要擠著上,有時候都上不去;但現在即便週末上車,都還能找到座位。」記者走進東莞的桑園工業區,街道上冷清得很,行人不多,兩旁商店大多關閉,鐵閘上只貼著「招租」、「結業」等字句。原本熱鬧的工業區,如今死寂一片。

東莞,本來繁華的「世界工廠」重鎮,正面臨2008年金融海嘯後新一波倒閉潮,只剩空無一人的工廠,單是2014年,官方統計就有1.12萬工人失業。他們十多年前隻身到東莞打工,在當地結婚生子、落地生根。如今面對茫茫前路,有人堅持留下,卻無法找到新工作;有人無奈轉行,卻難以追上社會步伐;亦有人選擇離開東莞,追尋夢想。

從左至右,分別為孟惠麗、吳秀娟、李德俏。(王瑾攝)
從左至右,分別為孟惠麗、吳秀娟、李德俏。(王瑾攝)

工廠突然倒閉「天塌了下來」

「有種天塌下來的感覺」,42歲的孟惠麗說。2014年12月8日上午,她如常走到桑園工業區,在工作了八年的萬士達液晶顯示有限公司打卡上班,詎料,當日下午就收到工廠倒閉的通告。

萬士達工廠倒閉後,對面的購物商場及店鋪紛紛關閉,街上十分冷清。(蘇悅呈攝)
萬士達工廠倒閉後,對面的購物商場及店鋪紛紛關閉,街上十分冷清。(蘇悅呈攝)

萬士達是台灣液晶顯示屏生產企業──勝華科技集團在東莞的子公司,也是蘋果、三星、小米等知名品牌的代工廠。2014年底倒閉時,約有5,000名員工受影響,孟惠麗是其中之一。當時她與工友被要求填寫辭職單,並退回養老保險單等文件。就這樣,她與同廠工作的丈夫共拿到四萬多元(人民幣,下同)遣散費後,雙雙失業。

失業前,兩夫婦月入共約6,000元,突然失業令她變得暴躁。「可以用暴戾來形容」,她苦笑憶述。貧賤夫妻百事哀,她常因找工作與丈夫吵架,至今仍經常失眠,但因11歲女兒不願離開東莞,一家人唯有留下。

孟惠麗的丈夫後來在東莞山區找到廚師工作,月入3,000多元,但只能每週日回家一次。她不得不獨自照顧女兒,同時努力找工作。找了整整半年,「只要看到有招聘就去問」,卻因為工作要求上夜班或加班,她深怕無法照顧女兒而被迫放棄。

孟惠麗一家來自陝西咸陽,因戶藉問題,女兒無法就讀東莞免費的公立學校,私立學校一個學期就要3,000多元學費。為幫補家計,孟惠麗會接工廠的外判工作,如加工氣球或燈管:「不停地做,有時真的連水都沒喝,就一直坐著做,做十幾個小時。」可是,這類工作時薪不多於四元,兩三天才能賺100元。為縮減開支,連女兒也要省吃儉用,她自覺虧欠了女兒:「不能給孩子更好的教育,這是我心裡最痛苦的地方。」

東莞工廠接連倒閉後,不少失業工人會把工廠外判的活帶回家做。 (陳嘉詠攝)
東莞工廠接連倒閉後,不少失業工人會把工廠外判的活帶回家做。(陳嘉詠攝)

失業後被逼轉行 女工難適應

38歲的吳秀娟在萬士達工作了12年,也在這裡結婚、生子。與同廠的丈夫雙雙失業後,她感到徬徨:「人家都看不上你,嫌你沒學歷,你要做甚麼呢?有甚麼技能呀?」十多年在工廠工作,她不知不覺間已患上肩周炎和關節炎。她慨嘆:「在工廠裡,青春沒了,錢也沒了,還弄得一身病。」

失業數月,吳秀娟終於覓得業務員工作;不僅要追趕業績,她還要兼任文員、學會平面設計等技能。然而十多年來,她在同一個工廠部門上班、面對同一班工友;每天做同樣的工作,令她難以適應新工作,也不會與客戶打交道:「一下子就像沒出過社會一樣。」不過,她逐漸覺得轉行或是一件好事。新工作令她學到更多東西,也令她漸漸明白要時刻增值自己。

昔日工廠包吃包住、月入四五千;業務員卻不包食宿,薪金也只有三千元;雖然拿到七萬多遣散費,但因為丈夫依舊待業,吳秀娟一家生活仍是入不敷出,她的信用卡已透支兩萬多元。雖然不知道留在東莞前路如何,她卻從未想過返回家鄉四川:「在農村你能種菜,我婆婆說沒甚麼收成的。如果你要出去打工,一個月賺1,800元,非常累,家鄉的物價比這邊更高。」對她來說,不管身在哪裡,還是一樣要生活。

繼續閱讀 請轉下頁
失業成解脫 離開東莞追夢
倒閉潮連帶影響 工業重鎮繁華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