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北者 逃離那遙遠的地方 — 《大學線》

脫北者 逃離那遙遠的地方

編輯│葉曉君 記者│譚瑩瑩 蘇惠欣 攝影│鄭偉達 美術│陳嘉欣

北韓,一個封閉的國度,都市人希望揭開這塊神秘面紗,一窺究竟。外人想了解北韓,北韓的人卻想努力逃離這地方。有脫北者擺脫洗腦教育下的「思想枷鎖」,鋌而走險,經過艱辛的脫北之行,分別逃到南韓、日本。本刊透過網絡電話專訪脫北者,聆聽他們的心聲。

學校教育重洗腦

在北韓,學生需接受12年的義務教育。現定居日本大阪的39歲李鉉植(化名)在2012年逃離北韓。曾在北韓擔任老師的他說,由小學開始,有一半課程內容是讚揚北韓領袖的洗腦教育,除了向學生灌輸崇拜思想外,政府也會不斷向學校、老師強調「黨」的重要,確保他們思想正確。

人民集會防脫北

51歲的李冉閡(音譯)於1997年逃離北韓。她憶述,在北韓每戶家庭必須派代表出席每星期的人民集會。會上除歌頌領導人外,亦被灌輸脫北者等同「叛國者」的觀念。李冉閡表示,當時的北韓政府更會以金錢利誘逃到南韓的脫北者到中國,再綁架他們到北韓,然後強制要求脫北者接受訪問,要他們批評南韓及說出在南韓生活時所遇到的困難、歧視等負面情況。訪問會全國廣播,減低人民脫北的意欲。

「留在北韓 已不安全」

李鉉植因兩位表弟脫北後,自己及家人的一舉一動均受到北韓政府的監控,他便意識到一家人已經不能再安全地留在北韓生活。於是,他先帶父母展開逾半年的脫北之行,妻兒則暫留在北韓。

賄賂士兵 抵達邊境

李鉉植表示,他們先在平壤乘坐火車到中朝邊境。期間,他用香煙賄賂在火車上的便衣警衛,順利來到邊境。他再經朋友用每位脫北者三千美元的價錢,賄賂邊境士兵方可過境。整個脫北過程,每人花費近六千美元。早在離開北韓前,他已與一個日本地下組織聯絡,並告知組織他們準備何時渡過相隔北韓與中國的鴨綠江,以便組織可在中國境內接應他們。

瀏覽精彩內容請轉下頁

徒步過江 未脫險境

公安搜捕 膽顫心驚

定居第三國前的最後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