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腦扶貧 窮富翁-黃岳永 — 《大學線》

食腦扶貧 窮富翁-黃岳永

編輯:簡子芳 記者:周怡伶 李樂嘉 攝影:簡子芳

香港社會仇富、仇商情緒高漲,有錢人大灑金錢扶貧亦噓聲四起。

前年《窮富翁大作戰》首播,就引起社會很大迴響。印象深刻有位高大儒雅的男士,蜷縮在一張不足二十呎、滿佈木蝨的板間房床位輾轉難眠。這位表現直率,在鏡頭前大叫辛苦的窮富翁黃岳永,半年後辭去謝瑞麟珠寶有限公司行政總裁一職,退居副主席。兩年間,他運用商界資源管理的思維,不費一文,展開了不一樣扶貧工作。

對黃岳永而言,關愛弱勢社群,大概不需什麼基金。

扶貧唔駛錢
黃岳永畢業於美國波士頓大學資訊管理及系統管理學系,這是一個講求經營效率的科目。他認為自己最大的能力,是善用資源,用創新方法挑戰各行各業的舊規矩:「如果能善用資源,其實是可以轉變這個世界。」

扶貧,他覺得不一定要錢:「社會服務很多時候是伸手向政府或企業拿錢的運作方式,這樣是沒辦法持續的,一定要每年去籌錢。而我的做法是把社會上的資源重新分配。」

去年,他決定在「電腦銀行網絡計劃」實踐自己扶貧理念。為了讓清貧的小孩有機會接觸資訊科技。他第一個任務要找到免費的電腦和無線上網服務。他留意到電腦市場每隔幾個月就會淘汰舊型號電腦,為免影響品牌價格和銷情,被淘汰的電腦會被銷毀。黃岳永與三星電子香港有限公司協定,免費獲得被淘汰的電腦。

他又留意到提供上網數據的公司其實用不盡他們擁有的數據流量,於是他與香港移動通訊有限公司合作,免費取得無線上網服務:「那是用剩的資源,給那些小孩用,額外支出是零,但對小孩來說,這卻是無限。」

這個計畫由黃岳永與基督教青年會合作,在學校找出需要幫助的對象,當中主要為綜援家庭的小孩,至今已有二百個小孩受惠。計劃的收費為每月一百元,雖然對於綜緩家庭不是一個小數目,但黃岳永表示,家長不想平白受惠,這個價錢是他與家長一起定出來的。黃岳永也不想小孩不勞而獲,故小孩本身亦需要在三十天內做十件好事,才可獲得援助的資格。

絕望比死更悲慘
黃岳永的創意不單止幫助小孩,亦幫助很多長者。零八年十二月,黃岳永與長者安居服務協會和香港移動通訊有限公司合作,策劃「一線通隨身寶服務」,研發出長者的戶外平安鐘。每月協助救護員將三千位長者送到急症室,拯救了不少長者的性命。

此服務於世界資訊通訊與服務業聯盟(WITSA)獲頒發2010年環球資訊及通訊科技卓越成就獎–「數碼機會大獎」(Digital Opportunity Award)。

黃岳永身為技術及工程小組召集人暨隨身寶服務召集人,他發揮重要的作用。但黃岳永覺得「電腦銀行網絡計劃」帶給他的滿足感更大,因為它可以讓小孩由絕望變到有希望:「希望和絕望是超過生死的,絕望比死更悲慘。」

黃岳永反問記者:「你有沒有想過一個住在香港的小朋友連海都沒有見過?」黃岳永在做窮富翁時便認識了這樣的一個小朋友:「他來了香港五年,一直被困在深水埗,從不知道香港原來有海。看海其實不難,走路去看也可以,但他被困在那個環境;這就是絕望,他根本不知道有第二個可能性。」

為了帶領小孩踏出窄小的世界,黃岳永在「電腦銀行網絡計劃」加入生命導師的部分,安排大學生做義工,一對一地教導貧窮學童電腦資訊技術,向他們分享正面的價值觀,讓小孩意識到世界很大,他們可以有很好的未來。

說到這裏,黃岳永又笑了。他覺得計劃成效很好,他看見小孩無論在態度還是成績上都有所改善:「在跟小朋友前行的過程中,我們發現在很短的時間裡,大學生自己也轉變了。由不知自己以後要做什麼,到有想法要去做某些事。」他覺得自己這個雙贏的點子「正過賺好多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