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來「鴿」禍 — 《大學線》

飛來「鴿」禍

地區: 灣仔 編輯: 施予 記者: 林愛娜 鍾兆琪

野生白鴿處處覓食,甚至飛進人類的社區築起棲息地。當中以灣仔區的情況尤為嚴重,分域街一帶出沒的野鴿數目近半年大幅上升,由過去的數十隻激增至逾百隻。然而在香港這個繁囂都市,鴿子的糞便、毛屑隨時從天而降,的確造成一定滋擾,市民更擔心鴿子成為傳播疾病的途徑之一。人鴿到底如何共處?各方都顯得束手無策。

要顧及居民生活的同時,又要維護野生白鴿的生存權利,到底怎樣才能平衡兩者之間的衝突呢?

灣仔區議員蕭志雄指,要同時顧及居民和野鴿之間的利益,有一定的困難,因為根據現行香港處理野鴿的方法,並不能捕殺白鴿,一方面因為白鴿是和平的象徵,殺害這種動物是普遍市民不贊同的做法。另一方面,食環署只能在收到市民投訴的時候,才派人到現場捉拿白鴿,但白鴿會自由行動,食環署職員往往無功而還。蕭志雄認為減少野鴿最好的方法是絕育,因為這能減少牠們的數目。但至目前為止,香港仍未有引進任何藥物可替野鴿絕育。

除了消極的做法外,白鴿專家梁錦洪則建議,興建一個白鴿公園,把野鴿集中在一個地方內管理,讓牠們自由活動,並加派人手進行公園內的清潔,這樣便能減少野鴿在民居範圍內活動。他說:「白鴿是群居生活的,野鴿定居了,便不會到處走。」另外,他亦批評香港的起步已經比鄰近地方遲,日本、歐洲等不少國家已有類似的野鴿公園。

其實要解決野鴿的問題,亦可從城市規劃著手。愛護動物協會強調,要使用最人道及傷害最少的方法紓緩野鴿的滋擾問題,動物福利副總監侯安娜建議可嘗試改變灣仔的建築物設計,如減少露台、屋簷的設計等,使社區環境不再適合野鴿居住。她亦指出野鴿傳播疾病的機會其實很低,市民不用太過擔心。

白鴿和人類同樣享有生存於這個社區的權利,兩者如何達至和諧共融,關鍵在於人類能否尊重野生動物,同時又能保障到社會的良好發展,這樣才能建構一個和平而充滿活力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