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我獨行 練乙錚 — 《大學線》

風中我獨行 練乙錚

110lian2編輯│陳穎琦  記者│湛婉淇  攝影│楊俊賢

很多人數月前才首次接觸練乙錚這個名字,當時特首梁振英發律師信給《信報》,指練乙錚一篇在《信報》刊登的評論文章涉嫌誹謗。不過在新聞界,練乙錚是行內首屈一指的時事評論員,很多資深記者都會稱他一聲「練總」或「練主筆」。不管外界對他熟悉與否,風雨陰晴如何,練乙錚都一貫他特立獨行的性格。

堅守領地

今年二月,練乙錚在《信報》發表標題為《誠信問題已非要害 梁氏涉黑實可雙規》的文章,惹來特首梁振英發律師信給《信報》控其誹謗。最後,事件以《信報》刊登澄清及道歉啟事、梁振英接受道歉作結,練乙錚最終沒有跟特首對簿公堂。今次被特首發律師信,傳媒都憂慮新聞自由會被打擊,擔心日後評論員不能據事直書,但作為當事人的練乙錚卻指,沒有感到政治壓力。他說:「看你怎看待壓力,你覺得應該向它低頭,你就會感受到;你覺得無所謂,一樣這麼生活、這麼做事,那你就不會被它影響到。」任他風吹雨打,練乙錚都堅持不會改變寫作筆調,他解釋:「因為我不是在香港打工,我又不是公務員,我說的話對我的生計沒有影響。」

接近二十年的時事評論員生涯,練乙錚自有一套不可退讓的原則。他認為評論員可以選擇立場,但一定要獨立,不可受其他力量影響。練乙錚表示他在《信報》當主筆時,懷疑某個香港智囊機構想以轉載文章為名,給他稿費建立關係,他一口拒絕。不過,不正當的誘惑尚可防範,一些「正當影響」,如別人的評論、社交網站的留言,練乙錚認為更需提防,所以在今天人人一臉書(Facebook)世代,他堅持不開帳戶。

無愧於心

如此堅持,犧牲自然難免。練乙錚從不出席高官、商界的派對飯局以換取小道消息,寫文只靠分析和考證「檯面上的資料」。「沒錯,你可以從他們(高官、富商)手中知道很多資料,但代價是你與他們建立朋友關係後,一旦有問題要評論他,就會有所顧忌。」所以他離開中央政策組重返《信報》主筆崗位後,他在政策組的舊同事曾德成找他,曾德成當時已為民政事務局局長,練乙錚只能歎息回應:「等我做完評論員,或者你做完官,我們才再做朋友吧。」

可是,人總是人,練乙錚坦言在評論生涯上,也有感情弱點:「有些『死位』我還是過不了,例如陳茂波是我的學生,他做的事縱有不當,我都不會評論,因為過去一些關係我仍擺脫不了。」

陳茂波是練乙錚在七十年代任教天主教培聖中學時的學生,前陣子陳茂波的「劏房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練乙錚卻選擇不予評論。有些關口明知闖不過就乾脆不去碰。

練乙錚在《信報》撰寫的《香島論叢》專欄每篇不過二千字,但他每一篇都要花上十二小時完成。現在,轉為特約評論員,二、三個月才寫一篇文稿,他依然堅持修訂到最後一刻,務求去盡砂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