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農反世貿示威 撒抗爭文化種子 — 《大學線》

韓農反世貿示威 撒抗爭文化種子

116HKhistory_5

編輯│紀凱棋 記者│陳海菁 葉嘉怡 攝影│紀凱棋 陳海菁 葉嘉怡 美術│張靖林

 九月二十八日金鐘干諾道中催淚煙彌漫街道的一幕,勾起了香港市民對九年前南韓農民來港反世貿的記憶,當年事件最終以韓農衝破防線,警方發射催淚彈告終。縱然反世貿示威歷時僅為六天,但韓農的社運文化成功啟蒙了本港的社運人士。今天香港社運界的抗爭模式,原來有韓農的影子,但韓農組織嚴密,每一步經過精心計算,又與今天佔領運動主張「組織者自發」大相逕庭。

準備充足 組織嚴謹

OLYMPUS DIGITAL CAMERA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三至十八日的反世貿示威,是抗議當時在香港舉行的世貿組織部長級會議,表達對世貿縱容跨國公司壟斷,損害農民生計的不滿。過百個國際團體組織,約四千五百名示威者來港參與示威,當中約近二千多名為南韓農民,因此示威亦又稱為「韓農反世貿示威」。

當年,韓農來港的各種安排由民間監察世貿聯盟負責統籌,聯盟由三十一個香港勞工團體、人權團體、研究機構等組成。聯盟主席鄧燕娥憶述韓農來港準備得充足及認真:「在世貿會議前半年,他們多次派代表來港,每次除了與我們開會,亦會實地考察灣仔每條街道,把它們都記住,比我還要熟悉。」而且韓農多次與聯盟了解香港警方處理示威手法及相關法例,可謂有備而來。

戰略多變 超出想象

對於衝擊警方,韓農有一套完善的戰略,社運人士林輝幾乎每天都在場聲援,他憶述韓農極具組織:「他們有一組人士衝向警方防線,而另一批人則以人鏈包圍衝擊範圍,避免衝擊受阻礙和防止衝突波及圍觀人士。」韓農的衝擊亦非胡亂衝撞:「他們會以鼓聲指揮衝擊節奏和隊型,不同的鼓聲代表著前進和後退的速度,很有規律,令人嘆為觀止。」

鄧燕娥亦指出:「韓國示威者中有人專責設計每天的戰略,我們所看到的,都是他們在半夜開會時商討出來的;其他韓農也像是不用休息似的,每晚都在居住的各個營地裡,包括位於元朗大棠、烏溪沙的渡假營和散落各區的賓館演練戰陣,要多少人一排、衝得有多快等,都是經過精密排練。」

除了衝擊警方,韓農並以新奇的方式示威。示威第三天,近三百名笑容可掬的女性農民,載歌載舞帶領遊行,播出當時深為港人熟悉的《大長今》主題曲,贏得在場港人掌聲。其後,男性韓農加入,穿上一致的整齊服飾,有節奏、謙卑、虔敬地走畢全程,由維多利亞公園至灣仔示威區以三步一叩方式前進。他們對港人展示了巨大的反差,前一天才與警方激烈碰撞,被當作野蠻人,翌日卻變得整齊有序,謙卑誠懇,令港人十分驚訝,開始反思他們專程來港示威的原因。

會議尚餘兩天結束,韓農有感示威效果未如理想,始終未能攻至開會場地灣仔會展,又未能妨礙會議進行,故開始變陣。鄧燕娥憶述,韓農突然偏離原訂的遊行路線,兵分幾路衝向警方薄弱的防線,並輕易突破。處於後排的韓農隨即在不同路口橫向擴展,整個灣仔幾乎被他們佔據。

後頁繼續:

臨時變陣 清場告終

催淚彈的使用

從韓農示威中探索社運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