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筆移山 梁栢堅 — 《大學線》

鐵筆移山 梁栢堅

梁栢堅與他彌敦道上的歌詞合照。(照片由被訪者提供)

編輯│楊兩全 記者│茅淑怡 攝影│楊兩全 茅淑怡

115leung_1梁栢堅,香港填詞人。原於中環返工,任職銀行管理層。二零零七年為環保歌曲《下世紀的地圖》填詞而出道,開展他「兼職」詞人之路。由對著數字變成對著文字,在冰冷的企業百態中寫出有溫度的歌詞,如惡搞改詞作品《富士康下》,道盡工人跳樓淒涼:

「人活到幾歲算短 開工只有更短 歸西只要一兩步誰能預算 忘掉我跟你恩怨 公關玩了幾轉 訪深之旅一遭比一跳遙遠」

他的詞作時而剛厲逼人,時而搞笑抵死,從時事政治到市井民生,從修辭用典到玩轉口語,一一呼應時代,直插城市的核心。今年九月,香港人發起「雨傘運動」,他寫下《意志的勝利》,為堅守的港人送上一股溫暖的力量:

「我的革命 似早註定 最終不緊要 記住過程 要信天邊有個旁證」

搞事:未麻木的 終於會脫離──〈天地會〉歌詞

梁柏堅幫忙派發麵包給在金鐘現場的集會人士。
梁柏堅幫忙派發麵包給在金鐘現場的集會人士。

本來約在灣仔星街的訪問,因著「雨傘運動」如火如荼,梁栢堅主動提出希望改在金鐘佔領現場訪問。訪問當天,梁栢堅穿著深藍T-shirt,頸掛眼罩毛巾,灰色短褲顯露出右小腿上的紋身,雙手捧著一個大紙箱,一路派發翠華餐廳送出的熱騰騰麵包給其他佔領者。梁栢堅從不只窩在家中敲打鍵盤,經常走進運動現場。他是參與者,又是觀察者,不時拿出手機拍下現場的海報標語或是有趣景象,這是他的筆記本、他的填詞功課;大時代下的點滴人情、分寸光景,都是他填詞的靈感泉源。

諷刺時弊,呼應社會,是他詞作的主調,如他的《動物農莊》裏,人間的「梁唐大戰」不過是「狼狗之爭」:

「全部豬尖叫 狼和狗高叫誰可給我一票 這牧場也熱騰了」

問及填詞背後是否有更大的理想,他直言:「搞事囉!可以煽動,有股力量喺裡面。」粵語歌,在他眼中從來都不只是娛樂,「粵語係可以對抗唔公平、極權嘅。」他隨即道出一連串例子:當年黃家駒以《Armani》宣揚和平和《光輝歲月》歌頌曼德拉、林振強的《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講述波斯尼亞戰爭、潘源良寫出暗指六四的《十個救火的少年》……聽著這些粵語歌一路走來,梁栢堅詞人靈魂的深處,似乎早有一種更大的使命感在植根。

梁栢堅看見一個寫有「梁振英 垃圾」的垃圾桶,立即拍照記錄,樂不可支。(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梁栢堅看見一個寫有「梁振英 垃圾」的垃圾桶,立即拍照記錄,樂不可支。(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其實我可以繼續寫一啲無謂嘢,等佢地(年輕人)可以繼續(被)蒙蔽、唱K,無所謂嘅,但我天生鍾意搞事呀嘛!」起初監製找他寫情歌,但他認為情歌很悶,而且會寫情歌的人太多:「無理由跟佢做一啲自己唔擅長嘅嘢。」幸而後來樂隊Kolor尋找填詞人,Kolor形象粗獷激進,與梁栢堅一拍即合。二零一零年他們更合作推出「Law of 14」計劃,每月十四號推出一首新歌,於是生出了哀悼「鹿死(六四)」的《獵鹿者》、講內地水貨客現象的《蛇吞象》等個性鮮明、詞風突出的作品。其中一首《地圖》,以內地維權人士為題,尤為機智有趣,直把維權律師陳光誠的名字融入歌詞:

「陳年黑暗鐵路 沒光線照路 每秒誠實裡默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