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種票報道 — 《大學線》

透視種票報道

編輯│王耀楊   記者、攝影│許銘駿 鍾兆琪

一宗轟動全港的調查報道,揭露區議會選舉的種票疑雲。一石激起千重浪,原來最初只是靠記者從閒談中發現端倪,提出質疑,再憑行家們鍥而不捨、抽絲剝繭、不斷求證,煉成今天的報道。

與行家吹水發現端倪

十一月六日區議會選舉結束的那個晚上,點票結果逐一出爐,早已過了下班時間的《信報》紀曉風(專欄的筆名,由數名記者組成,今次訪問其中一人)用手機短訊跟行家閒聊著各區戰果時,發現一個可疑現象:「有幾位行家都覺得今次選舉的情況比較特殊,特別是黃埔東的選區,因為黃碧雲(民主黨落選者)說泛民的票沒有減少,但對手的票卻增加了許多,我很奇怪,究竟那些選票從哪兒來的?」紀曉風十分疑惑,便留在公司着手分析選民人數:「那時已經半夜了,我上網比對上次的選民登記人數,發現真的多了一大堆選民。」他發現,黃埔東選區的選民人數比零七年大幅增加了一千七百多人:「我還記得計完數後,望一望公司的窗外,天都亮了。」

提出可疑數據 沒想過是種票

僅在區選之後兩天,紀曉風在《信報》撰文《三詭異選區現大量選民 建制盡攬升幅泛民捧蛋》。根據他的分析,黃埔東、山頂和荔華三個選區,選民人數都有不尋常的增長,其中荔華區的選民人數增加了1,186人,跟民建聯的候選人今屆多拿的1,038的票數幾乎一樣。

《信報》紀曉風指出某些選區選民人數增長不尋常

紀曉風表示,他當時只是就分析所得提出質疑,沒想過會有種票這種「陰謀論」:「我們找到的數字證明不了甚麼,只是提出疑問,叫別人解釋為何會這樣……我想最初沒有人會懷疑香港的選舉制度有問題,寧願相信是泛民做得不好而慘敗,而非選舉不公平、不公正。」

可惜基於資源所限,紀曉風沒有再追查下去,轉為做年輕的新晉區議員專訪。他解釋:「追查下去要求龐大的資源,例如找地址、找選民,全都要大筆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