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單車缺合法路徑 人滿為患 — 《大學線》

越野單車缺合法路徑 人滿為患

編輯│陳美君 記者│余皓懿 葉嘉怡  攝影│陳美君 葉嘉怡

三位港隊成員(左起:李智城、劉樹森、劉國州)認為越野單車 改變了他們的生活,劉樹森更因踩越野單-車而成功戒煙。劉國州 表示現在更有自信︰「從前是『宅男』,未接觸越野單車前,經 常打機,生活百無聊賴,現在朋友多了,較健談。」
三位港隊成員(左起:李智城、劉樹森、劉國州)認為越野單車
改變了他們的生活,劉樹森更因踩越野單-車而成功戒煙。劉國州
表示現在更有自信︰「從前是『宅男』,未接觸越野單車前,經
常打機,生活百無聊賴,現在朋友多了,較健談。」

一般人眼中覺得危險的崎嶇山路和斜坡,是越野單車發燒友的運動場和樂園。他們喜愛越野單車帶來的刺激感,享受每次挑戰不同地型、不同難度的路線。香港現時設有十條合法越野單車徑,供業餘愛好者甚至港隊代表使用。但隨著愈來愈多人加入越野單車行列,合法單車徑未能滿足他們的需要,有人在非法路徑騎越野單車,更愈來愈普遍。假日甚至出現「塞車」情況,一條路段多達三、四十個單車手同時使用。

非法路徑 港隊訓練場地

香港山地車代表隊成員、專項下坡車的劉樹森指,現時合法的指定路徑難度不高,香港只有一、兩段合法路徑,例如大帽山的河背段,是適合訓練下坡技巧。他們須要嘗試不同的路徑和訓練技巧去應付比賽。由於缺乏訓練地點,只好冒着被漁護署檢控的風險,到非法路線練習。有八年越野單車年資的李智城更兩度被檢控,分別被罰款一百五十元和三百元。他打趣地說:「第一次向法官求情,學生有半價優惠,但第二次是慣犯,罰款便加重了。」

他們多到大帽山的非法路徑練習。而所謂的非法路徑一般是在指定路徑旁開出的分支,包括大帽山的川龍、甲龍林徑。

教師也為越野單車著迷

除了港隊成員,不少業餘人士也投入這項運動。任職中學會計科教師的伍小姐參與越野單車已有四年。因四年前參加某越野比賽,為準備其中的越野單車項目,而開始接觸越野單車,結果「一開始咗就好鍾意」。她形容自己對這項運動的熱愛有如「中毒」,每週最少踩一至兩次,主要踩全地形和下坡的越野單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