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聆聽 — 《大學線》

讓我聆聽

梁德賢

接觸《大學線》前,我對記者這份職業的印象只有「吃力不討好」五個字,從沒想過要投身這行業。

儘管不太熱中,但我不是毫無責任感的人,終究也開始了構思稿題和邀約訪問。在一連串的訪問中,我遇過健談又友善的人,當然亦吃過閉門羹。記得有一次,我和另一位記者進行街訪。我們站在街上差不多兩小時,每個路人不是推說「沒時間」便是「很麻煩」,有的更一聽到我們是大學生便轉身走。

很氣餒。採訪正進行到最後階段,十分需要街坊的意見去圓滿它,因此我們沒有放棄的權利。走啊走,正當我們累得要在公園坐下休息時,一名婆婆把她的故事娓娓道來。

啊,終於找到了。

最後,我們陸續找到幾名樂意受訪的人,街訪總算告一段落。我曾很不解那些拒絕我的人的吝嗇,但隨後我又意識到: 我憑甚麼要求別人? 那些受訪者其實沒有義務和我談天說地啊! 所以我很感謝那幾位願意跟我分享意見的街坊,我知道這是接受我的表現,而在這個愈來愈冷漠的社會,要信任一個陌生人實在不容易。因此在往後的採訪,我都懷著感謝的心情去見每一位受訪者,以我的筆去報答他們對我的信任。

尋找值得被聆聽的聲音,我想這就是作為記者的感動吧。而我對這種感動,好像有點上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