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是這樣煉成的 — 《大學線》

記者是這樣煉成的

撰文:溫婉婷

由於港人子弟學校一題,既涉及深港兩地的教育制度,亦是兩地家長十分關注的議題,所以報道內容必須要準確無誤,亦不可過於艱澀難明。但對內地不大熟悉、甚至連微博都沒有的我,無疑是個大挑戰。

早於編委會前,我已著手準備,訂好了方向,搜集好資料,找來了相關受訪者的聯絡方法。看著眼前那堆眼花撩亂的資料,我以為已經足夠。

但原來不是。

很多人拒絕接受訪問,幾個難得約好了的訪問突然取消,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事先準備好的資料也無用武之地。另一邊廂,我們要向當局查詢相關的政策,事先還得熟讀相關條例。受訪對象很多,要核對消化的資料更多,有點吃力;但稿期卻步步逼近,我們還是要硬著頭皮,繼續做、繼續問,臉皮亦愈來愈厚。

在一片混亂當中,深港兩地訂立新協議,容許港籍子弟班取錄雙非學童。一時間,坊間報道四出,很多新的資料和數字,於是,我們又得再次查問、逐一核實。⋯

一切看似很混亂很煎熬,但每次採訪後的得著,以及完成報道後的滿足感,箇中滋味,不足為外人道。

記者,大概就是這樣煉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