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活得像個人 — 《大學線》

要活得像個人

撰文│梁家傑     編輯│許銘駿 江韻瑤

編者按:今年的特首選舉,傳媒大爆黑材料,並有中聯辦涉嫌介入的問題,本刊特邀二零零八年特首選舉的候選人、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梁家傑先生,為我們撰文表述他對今屆特首選舉的看法。

最近,我讀了內地著名禁書作家閻連科先生的文章――《一條失家迷路的狗》。去年,閻先生在北京的家園因政府修建公路而被逼遷拆,當局拒絕向受影響住戶交代建路細節,只一律賠償五十萬。聽話的,再有七十萬獎勵;不聽話的,像他的鄰居陳先生,在清晨時份被過百頭戴鋼盔的「特勤」人員帶走,再用大型機械把房子夷為平地,理據是房子屬「違章建築」。

當一個國家,完全無視公民權利和法治的時候,人就得像狗一般活在社會裡。

剛過去的特首選舉,令我最大感觸的是,這種「無法無天」的人治文化已伸入香港。中聯辦有形之手,公然干預特區政府施政,在特首小圈子選舉為候任特首梁振英拉票。

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先生,在三月二十日出席商台節目《左右亂局》表示,很多中聯辦的「低層官員」,游說選委支持梁振英。

翌日,兩份報章大篇幅報道,政府在二月披露西九設計比賽的機密文件後,中聯辦官員曹二寶邀約特首辦主任梁卓偉在跑馬地山光道馬會會所午宴,要求特區政府在西九的問題上「放軟手腳」,暗示曾班子不應協助「砌」梁振英,當時立法會即將表決是否用《特權法》查梁振英。

特首辦其後的回應幾乎默認事件,指「與中央駐港機構聯繫是行政長官辦公室的其中一項工作。因此,辦公室職員不時與中聯辦人員進行工作會面或會議。」梁卓偉被傳媒追訪時亦都只是笑而不答,從無否認。同日,多份報章報道國務委員劉延東南下深圳紫荊山莊為梁振英拉票,有報章在山莊外拍到有多部掛中港車牌的車輛進出,包括人大選委陳智思的座駕。

五年前,我打着「有得揀,你至係老闆」的口號參加特首選舉,以凸顯小圈子選舉的醜陋,算是開啟了特首選舉比辯論、比政綱的先例。想不到五年之後的特首選舉,沒有再談政綱,兩位建制派候選人比黑材料,比中央人脈。選舉論壇成了候選人真面目揭秘大會,梁振英被揭發在2003年《基本法》「廿三條」立法風波時,建議出動防暴隊及催淚彈對付示威者,同年亦建議縮短商台牌照,消滅批評特區政府的「噪音」。

按照香港目前倒退速度,人大常委會定出所謂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只會是中央操盤篩選出「愛國愛港」人士後,再讓市民在「建制一號」、「保皇二號」,「親中三號」及「愛國四號」中,投票揀出下任特首。
梁振英在三月二十八日出席電台訪問時露出端倪,他說,如果普選特首的門檻訂得太低,便會有愈多人參選,當選者的得票率會被拉低,擔心當選的特首得票未能過半數,影響認受性。梁生要不是對選舉制度十分無知,便是有意誤導公眾,為二零一七年篩選特首參選人鋪路。

根據《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最終達致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這個提名委員會很大機會是由現時的選舉委員會過渡而成,亦即繼續被親中友好壟斷,提名門檻低的話,支持民主人士還有可能突破缺口參選,門檻如提高,能獲提名參選的根本同「欽點」無分別。梁振英說話中的含意,無疑是想藉提名委員會「篩走」中央的「眼中釘」,梁生自己都有意競逐連任,提高門檻大概是一舉兩得。

到最後,我們等了十年的,原來是一場粉飾過的假選舉。如果民主、人權、法治令大家聽起來覺得虛無縹緲,想想自己的家園,再想想是否要活得像一條失家迷路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