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人生活 — 《大學線》

菲人生活

編輯│鄭佩珊  記者│李凱怡  攝影│李凱怡

香港,菲律賓人,菲傭,菲傭,菲傭……除了菲傭,還是菲傭。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當種族成為職業,菲律賓人與外籍傭工之間劃上必然的等號,然後我們再肆意將外傭的價值降低。你知道「菲律賓人=?」還有其他答案嗎?又或者,你願意相信還有別的答案嗎?

獸醫變技師 身分成疑

在菲律賓,Jay Bartolome 是主診獸醫;在香港,他只是獸醫診所技術人員(Veterinary technician)。「有些手術,我能夠在三十分鐘內完成,但診所剛畢業的新獸醫卻需要兩小時。」Jay有點洩氣,但只能說一句:「我明白,我在這裏的角色只是協助獸醫。」要在港成為註冊獸醫,必須到本港認可的國家考取國際證明,若然Jay決心應考,必須停工一年,專心備課。幾經掙扎後,時間和金錢只容許他擔任技術人員。

七年前,Jay決定放棄在菲律賓的診所,隻身來港,他坦言工資是主要原因。來到香港,手術經驗豐富的Jay深受同僚歡迎,新入行的獸醫不時向他請教:「假如你的小狗患病,獸醫要找牠的靜脈,再插入靜脈導管,那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他們失敗了,就讓我去收拾殘局。」同事們信任的目光,便是他快樂的泉源。

Jay一家人的合照,手 抱着的是他十個月大的兒子

在診所內,Jay是專業人士;在診所外,他的標籤是外傭。剛來到香港時,每次經過街市,魚檔老闆總會稱他為「朋友」,然後問:「oh,holiday?」(噢,你放假嗎?)過了一段時日,他才發現街市店主與外籍傭工總會以「朋友」相稱:「你知道他在想甚麼吧?他以為我是外傭!」他笑着,猶如訴說別人的故事。

「男性菲律賓人是司機,女性菲律賓人是外傭」或許我們能夠明白香港人眼中的等號,但想不到菲律賓人也默默地接受這個標籤。Jay認識新的菲籍朋友時,對方第一時間就會問:「你在甚麼公司當司機呢?」他只慨嘆一句:「他們好像真的沒有察覺到,菲律賓人可以擁有家傭或司機以外的職業。」現在已經取得居港權的Jay表示,在港的菲籍專業人士較少,而且工作忙碌,未必有固定的放假日子,不能像外傭組織社交群組,所以菲律賓人也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多少菲律賓人

根據統計處2006年發布的《中期人口統計報告》,現時大約有十萬名擁有菲律賓國籍的人在港工作,其中九成三是非技術工人(外傭包括在內),但仍然有超過七千人是從事其他行業,包括行政人員、專業人員,或服務工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