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敢幻想 — 《大學線》

筆‧敢幻想

撰文:執行編輯徐梓傑

二零四六年,夏,一個值得你我幻想的時代。
那年,五十年不變,尚且站不住腳;五十年後,天曉得變成怎麼樣。
列車駛進月台,我毫不猶豫登上。倚在車門旁的玻璃,看着鐵路駛進隧道,外面世界頓時黑暗。車廂內,「不要靠近车门」,成為唯一的廣播版本,普通話更普通,文字簡化不少,三語卻不再聽見。
市民變成了人民(也少不了人民用的貨幣);素質取代了質素,也取代了我們引以為傲的公民質素。
列車抵達車站,一名中年男人衝門而進,被一名蹲在車門前的小孩絆倒,男人破口大罵,小孩旁的婦人忍不住反駁,二人對罵聲吵個不停。不過,在旁的人,不會再拿出電話錄下過程,只會繼續低頭使用智能電話。
屆時的電話,主要功用仍舊是瀏覽「萬維網」,www.谷歌.hk這個網絡區碼還在,因為我們起碼還是一個區,但相信不再特別。至於不能瀏覽甚麼網址,不妨到綠壩查閱,面書社交網已過時,現在該閱讀人人網。
車上拉着手推車走「粉」的情況不復見,沒有人再要「返大陸」,因為你我已身處在這片黃土地,何用再「返」?
列車抵達第二個車站…… 不,我不可以說「二」字,也許這已是禁用字,因為從來只有一個國家;異字更會是禁字,因為這個國度只求同,不求異。
活在這車廂裡,我不敢想,何時才能走出黑暗,才能改變這個國度。想深一層,
其實五十這數字,只有港人才明白它的意義。
對於北大人而言,一九九七後已不再有意思。
不過,我確信,列車總有一刻會走出黑暗的剎那。
我期盼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