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機也可當「華佗」? — 《大學線》

相機也可當「華佗」?

編輯│梁耀輝 記者│余珈澄 攝影│梁耀輝 余珈澄

health5
靜雯在訪問期間,主動與記者分享,表情豐富,且為人樂觀愛笑,與從前文靜悲傷的她判若兩人。

「他們曾經叫我衝出馬路讓車撞死。」曾患有幻聽的靜雯,總聽見有人與自己對話,以為終於交上朋友,告別孤單,原來是一場噩夢。把她從噩夢喚醒的,是一部相機。你可能從來沒有想過,相機除了可來拍照,還可以治病——這就是攝影治療。

幻聽當朋友 治不好的情緒

「我想成為被大鷹保護的小兔子。」現年三十一歲的靜雯,自小喜歡畫畫,想法天馬行空。她與眾不同的想法,在讀書時期被同學視為「怪人」、被欺凌;在十九歲時,她踏入地產行業,負責打電話。但對於個性文靜的她來說,壓力十分大。做了三個月,開始出現幻聽,聲音有男有女:「我還以為自己有了朋友」。但「他們」並非保護靜雯的大鷹,而是「損友」:「我覺得自己是『扯線公仔』,他們會說我無能,還叫我去死」。情況持續了三年,直到二十一歲時,靜雯控制不了自己,最後因急性精神病入院求醫,證實患上精神分裂症。

傳統治療一般採用藥物治療法,靜雯受藥性高,入院二十多天,幻聽便停止了,但藥物的副作用卻讓她苦不堪言:「整個人會變得僵硬,視線也會變得模糊,甚至連日常生活都應付不了」。醫生著重去除病徵,但如何讓病人擺脫藥物副作用、改變負面思想,則依靠其他療法。為了治療幻聽,靜雯十多年來一直須服藥,幻聽停止了,但孤單感從來沒有消失。靜雯表示,對於精神病患者來說,每個人都希望找到抒發感受的途徑,於是喜愛藝術的她參加了攝影治療,透過相片表達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