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學運骨幹 回看來時路 — 《大學線》

當年學運骨幹 回看來時路

編輯│梁靖雯 記者│王靖媛 攝影│王靖媛 梁靖雯

115HKhistory_2近日社會因政改議題觸發大型佔領運動,由大學生牽頭。回顧歷史,大學生從來都是社會運動骨幹。七十年代初保衛釣魚台運動可謂香港第一次大型社會運動。對比今日,保釣運動規模雖小,卻掀起本港社會運動抗爭歷程,更塑造了第一代社運人士的一生。為學運付出了代價,他們對今天的佔領運動又有另一種體會。

釣魚台與台灣等地於一八九五年《馬關條約》割讓予日本。二次大戰後,日本歸還台灣,釣魚台則連同琉球群島由美國託管。一九六八年,聯合國勘測發現釣魚台海床或蘊藏豐富石油,方引起各方關注。國民政府要求美國將釣魚台歸還中國,日本則要求美國將釣魚台與琉球一併歸還,觸發主權爭議,並引起全球華人關注。各地華文報章開始報道討論釣魚台問題,全球亦有零星示威。

抗爭不易 血流披面

經歷六七暴動後,香港社會普遍恐懼遊行示威,故保釣運動參與人數少,輿論亦不支持。最早一次較大型示威為一九七一年四月十日,百多名示威者遊行至德己立街日本文化館,警方即拘捕廿一人,各人被控非法集會。雖然示威者僅遊行派傳單叫口號,但媒體報道負面,指責其破壞社會秩序。

最大型一次示威於一九七一年七月七日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據警方紀錄當日約有三千人參與。事前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下稱學聯)取得警方同意,唯市政局要求改至香港大球場舉行,學聯不從。崇基學生會會長陳以衎宣讀示威宣言時即被警方押走,警驅散示威者不果,出動防暴隊以警棍追打群眾,不少示威者以至圍觀群眾頭破血流,廿二人被捕。事後輿論全面轉向,譴責警方使用暴力,並讚揚保釣份子愛國。暴力鎮壓後,全球各地民眾致函港英政府抗議,並舉行海外集會支持香港保釣。

崇基學生會前會長陳以衎,被捕後由崇基院長容啟東教授親自保釋。
崇基學生會前會長陳以衎,被捕後由崇基院長容啟東教授親自保釋。

當日因學運被捕的陳以衎,今天已是久經滄桑的中年人。他憶述一九七一年七七維園示威,當時警察「見人就打」,其中陳毓祥(後為港大學生會長,已故保釣人士)更被打穿頭。他本人則在集會初期即被警察拘捕,以非法集會罪名遭檢控。而昔日學聯副會長、港大學生會長關品方則指,當日示威學生並沒有衝擊過警察,警方以眾人非法集會及擾亂公眾秩序為由執法,關自己和同學們亦在警方驅散時即逃離現場。警方內部報告亦沒有提及示威者有衝擊行為,惟有警官於混亂中受傷,亦有電單車被焚毀。

七十年代的社會氛圍較保守,當局控制亦嚴密。時任中大學生會會長雷競璇憶述,警方於農圃道新亞書院門外部署,故學生要從後門離校,分散前往維園。而橫額則纏於一女同學身上,以裙子遮掩,方能帶往現場。

法律後果 影響前途?

當年警方動輒拘捕示威者,更大多落案起訴。今日建制派警告佔中年輕人會有法律責任,影響前途;而昔日保釣主事者,這四十年間,「前途」可有受當日抗命案底影響?

莫昭如認為,人理應抵抗不義之事。面對從小到大都不民主的建制,莫現時搞民主的藝術教育。
莫昭如認為,人理應抵抗不義之事。面對從小到大都不民主的建制,莫現時搞民主的藝術教育。

莫昭如,一九七一年五四保釣示威非法集會罪成,留有案底。之後四十多年間,他曾任中學教師,後從事社區藝術至今。他當年非法集會罪成,判罪簽保一百元,守行為一年,且留案底。莫曾於某中學兼職任教,後來電視播放當年保釣畫面,校長看到後便將其辭退。後任教於拔萃女書院,莫稱曾有港府高層向女拔校長施壓,阻止該校為莫註冊為教師。最後他成功註冊,至一九八九年離任。

陳以衎,一九七一年七七維園示威被捕。陳以衎笑說,當年示威時雖已清楚法律責任,但後來求職方真正體會到抗爭的代價。陳當年被捕後以非法集會罪名被落案起訴,時任市政局議員胡鴻烈提供義務法律援助,最後罪名不成立。然而,兩年後,他應徵屯門中華基督教會某中學教師一職,即將獲聘之際,該教會高層汪彼德牧師介入面見,最後陳以衎被告知不獲錄用。後來他申請到美國升學就業,並無受阻。回港後曾任職傳媒,後亦於大專任教,並負責行政及輔導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