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英雄 器官移植聯絡主任 — 《大學線》

無名英雄 器官移植聯絡主任

114whealth702

編輯│黃翠儀  記者│何詠雯 王寶熒

在香港,器官捐贈仍在逐步普及。除了被傳統「死留全屍」的觀念所影響,要成功移植器官亦並不簡單:手術時有賴醫護人員的專業技術,在捐贈前後原來一直靠一群無名英雄默默耕耘。十二年前,手術室護士張德芝(Queenie)的母親突然中風昏迷,留院數天後不幸離世。喪親之痛下,Queenie本來拒絕捐贈器官以免騷擾母親,徒添疤痕;最終令她改變主意的,竟然是一篇器官移植聯絡主任帶來的報道……

一篇報道 救回三命

114whealth701
因為捐了三個器官而收到三張受贈者的卡,這些卡Queenie一邊看會一邊哭,想起母親的生命雖然不在,但幫助了三個家庭,也算比較有價值。

在手術室工作的Queenie,處理過不少器官移植手術,曾經目睹一些極為適合進行移植的個案,病人的身體各部分例如心臟、肝臟、皮膚、眼角膜都會用以移植,這「攞到盡」的做法令她不好受。所以即使當時醫院的器官移植聯絡主任黃嘉慧姑娘不時勸導,她仍然拒絕捐贈亡母的器官。此時,黃姑娘遞出一份剪報,講述一名母親正苦候肝臟移植。Queenie不希望世上有另一位女兒跟她一樣失去母親,又回想母親彌留兩天黃姑娘的陪伴和安慰,最後她同意將母親的心臟和兩個腎臟捐予三位病人,以延一位心臟病患者的性命,亦令兩名腎病患者脫離洗腎痛苦。

時間緊迫 缺乏人手 聯絡工作艱巨

醫管局轄下的四十間醫院共分成七個醫院聯網,每個聯網由一名器官移植聯絡主任負責器官移植配對工作。黃嘉慧曾任職於九龍中聯網,工作相當緊逼,既要查看聯網的死亡登記系統,又要到病房檢視離世的病人當中有否合乎捐贈組織條件的病人。零九年她退下崗位,十年的相關經驗除了令她和很多捐贈或受贈者家屬結為朋友,亦看到聯絡主任工作的限制。聯絡主任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聯絡死者家屬並進行遊說,但她坦言由於各人都有例假或有事進修,所以同一時間可能只有五、六個聯絡主任當值,人手緊迫令遊說更困難。

114whealth2
器官移植聯絡主任黃嘉慧表示對著病人家屬時感覺好像勢孤力弱,但回想自己厚著面皮去勸說家屬,不是為了自己,而是是代表著後面一大班人,告訴大家真的有這麼大的需要,那就會覺得自己「壯」了很多。

黃嘉慧續指新加坡有夜班制度,而香港則沒有:「如果在晚上十時發生車禍,到我們翌日上班,那些組織(眼角膜、皮膚、骨骼)已經不能用了。」捐贈者方面,中風病人佔七、八成,病人由發病到腦幹死亡有一段時間,聯絡主任就要走遍聯網內所有腦外科和內科病房去發掘這些「潛在器官捐贈者」,更要協助病房護士照顧他們,監察血壓、小便等狀況。由於人手緊絀,鮮有兩位主任同時負責一個病人個案;但她強調雖然單人工作壓力大,反而很快學會獨立處理問題。

管理架構虛無 缺乏工作指標

114whealth3
周嘉歡醫生認為醫管局不應因為手術室和床位有限而在政策中忽略器官捐贈服務,因為「有需要就是有需要」。

要成為器官移植聯絡主任並不容易,必須有護士補背景並到國外修讀器官移植相關課程,學習輔導和遊說技巧,亦要了解本港有關死亡的法律和遺體處理種程序。曾任香港器官移植學會會長的周嘉歡醫生指出,由於聯絡主任需要了解前因後果才能判斷是否適合捐贈,有些比較複雜的案例他們未必能獨自判斷:「如果看錯了或者『走漏眼』是很嚴重的,我們(醫生)不期望他們看得懂,所以會教他們。」而人手問題跟器官移植數字有直接關係。

雖然醫管局有意增添兩位聯絡主任,但周嘉歡醫生認為亦未足夠,她形容器官移植聯絡主任的工作是「多勞多得」, 而且如何管理才是關鍵。在外國例如美國和西班牙,都有獨立於政府的器官獲取組織管理器官捐贈的相關工作。但現時本港七位器官移植聯絡主任均直接由醫管局管理,並沒有獨立機構監管。她建議設立一個兩層的管理架構,管理聯絡主任工作的標準和準則,並保證提供持續進修,確保他們學習到足夠的醫學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