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夠秤想投票 — 《大學線》

未夠秤想投票

編輯: 黃庭堅 記者:姚偉鋒 羅卓敏 攝影: 黃庭堅 姚偉鋒

社會輿論一再要求落實普選之際,中學要求實行民主的呼聲也愈來愈大。有中學落實了一人一票選學生會;有同學和舊生為拓展學生參與校政的空間,不惜公投抗命;也有學校選擇不放手,害怕學生行差踏錯。

如果說學校是社會的縮影,目前的中學學生會能否代表中學生的心聲?青少年又可否在學校活學活用民主理念?

皇仁書院的革命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皇仁書院舉行了創校一百四十年來首次的公投,由全校學生決定是否通過現屆學生會修改的學生會憲章,結果全校有九成半的學生投票,支持率超過八成,一致通過修憲的決定。修憲內容包括:班代表會易名為學生評議會,負責監察學生會財政與行政;學生報與校方聯署約章,保障言論及出版自由;定立學生會資金可存可取機制,由學生會司庫及校方共同持有。

有皇仁書院同學表示,校內學生因學生會會報《匯聲》的出版問題過去多次與校方出現分歧,引起同學極度不滿。校方干預學生會內政也不是第一次,公投便一呼百應。

七屆學生會內閣 支持修憲增強問責性
經本刊記者查證,修憲風波的導火線始於二零一零年,上屆學生會內閣於學生刊物《匯聲》多次批評校方,受教師阻撓出版,學生會會長遂於一月向舊生會投訴,聲稱當時在出版、活動、行政、財政四大方面都受到學校不合理的干預,削弱學生會依憲擁有的自由。

舊生會會長於二零一零年六月授權執委,委託學生會前匯聲總編輯成立檢討皇仁書院學生會專責委員會,召集皇仁書院過去七屆的學生會內閣代表,組成專責委員會,透過facebook及YouTube公開討論和諮詢過程,最後發表《皇仁書院學生會廿五周年檢討報告》。報告提出了皇仁學生會現存的問題,其中包括師生就校政的不同問題出現分歧及缺乏透明度等。

該會發言人接受本刊訪問時表示,「即使是舊生也不能夠干預現屆學生會和當屆內閣任何的內政」,因此,公投是由現屆學生會主導,在參考《皇仁書院學生會廿五周年檢討報告》的建議後自行撰寫,以確保皇仁書院的自治精神。

發言人又稱:「雖然我們是全香港最早落實由同學一人一票選舉學生會的學校之一,我們有普選,但是我們不會因此而滿足」,「普選不代表沒有問題,普選也可以有問題,因此我們希望再多行一步增強問責性。」

英華、喇沙學生會 以高自主度為傲
傳統名校有如皇仁書院般與學校進行公民抗命,但也有學生會與校方溝通合作,相得益彰。

二零零七至二零零八年度英華書院學生會會長陳柏康表示,英華學生會自主度非常高,學生會的候選人以個人身分參選,再由全校同學投票選出最高票數的八位候選人組成內閣。學生會雖然有三位顧問老師,但他們亦是在學生剛上任時帶領學生會,當學生會上軌道後,老師的角色便會轉為監察。

在舉辦活動的時候,他表示:「其實只要學生會自己討論過,認為可行的,就可以舉辦了,老師很放心讓我們主導自己舉辦的活動。」英華學生會曾聯合另外五間學校舉辦「六國峰會」,模式好像聯合國會議一樣,這種活動在學界不常見,陳柏康稱學校不會阻止同學舉辦新活動,更會與協助學生會,目的是讓學生會辦的活動盡善盡美:「大家處於一個討論關係,不會以一個高高在上的姿態,校方的取態不是這樣。」

對於校政的問題,陳柏康表示校方會以同學的意見作為討論基礎,並且會主動邀請學生會參與諮詢的工作,以了解同學的意見。他認為學生會與學校不一定處於對立的狀況,其實兩者應以一個合作的關係,加上同學積極參與,才能相輔相成。喇沙書院學生會前任主席阿簡也認為,學校給予學生會的自由度其實很大,只要建議是合理的,新活動大都可以通過:「老師們主要關注的,就是不要給他們太多麻煩,只要做得妥妥當當,都不會有太多的阻撓。」

而且,新任校長就校政方面也會透過不同渠道諮詢學生會的意見,然後將學生的意見帶到校方當中。阿簡同時認為:「假如所有校政都透過全民投票讓學生選擇,他們只會選擇自己最喜歡的,但那未必是最好的。」由此可見,喇沙書院學生會在與校方溝通方面是相當理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