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生效 殘疾人士無份? — 《大學線》

最低工資生效 殘疾人士無份?

編輯:顏依依 記者:吳雋寧 余駿軒 攝影:顏依依 吳雋寧 余駿軒

醞釀了十多年的最低工資政策,終於在本年五月一日正式生效。由立法會討論期間的激辯、大家樂引起的「太刻薄」風波、香港僱主聯合會建議取消飯鐘錢及有薪假期……

一直以來,最低工資都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勞工與僱主之間的角力亦隨著最低工資生效而白熱化,但社會大眾往往忽略了殘疾人士在最低工資下面對的困局:被僱主剝削,求職時也難上加難,加上未必受最低工資的全面保障,時薪有機會低於廿八元。

最低工資未出 社企僱員先受其害
失明人士邱苑玲在香港盲人輔導會轄下的盲人工廠任職逾二十年,每日工作八小時,零九年十一月起才得到日薪一百五十五元的工資水平,以時薪計算只有十九元四角。儘管公司承諾會於五月一日起依照最低工資調整薪酬,卻將一眾殘疾員工的工時由每日八小時縮減至六小時四十五分鐘,同時亦取消飯鐘錢、勤工獎以及十三個月薪金的制度。經過七除八扣,苑玲發現薪金只維持原來水平。另外,因最低工資實施關係,公司需要與苑玲重新簽訂合約,可是她稱公司不容許她將有關合約帶回家,使她未能在家人幫助下細閱當中條款,故仍未肯簽訂合約。

苑玲又指,公司聲明將增設內部評估機制,在未來一年觀察員工的工作表現,表現不理想的員工,會被解僱變成學員身分。社企既不用支付薪酬,又可享有勞動力。她唏噓地說:「已有一名智障女工被指表現不理想,被迫轉為學員,其家長為求日間有人照顧她,唯有默默地忍受。」

盲人輔導會傳訊部吳小姐回應指,工廠共有七十六名殘疾員工,於五月一日起會以最低工資繼續聘用,當中部分較高職級的更有機會獲得比廿八元更高的時薪。不過,工廠每年只有薄利,當最低工資實施後,將會面對虧蝕情況。她指,工廠考慮先從生意訂單入手,希望尋找更多大訂單。不過,當被問及有關內部評估機制,吳小姐未有回應。

待業人士 就業前景倍添黯淡
活在最低工資下,待業中的殘疾人士困境更大。視障人士王溢皓,二零零四年視網膜脫落,手術失敗後,失去大部分視力,亦因此失去了原來的寫字樓工作。七年來,他曾經接受培訓、不停求職,至今尚未能找到一份固定的長工:「主要是派傳單,做兼職打散工比較多……」

溢皓雖然希望受最低工資保障,但他亦預料政策實施後,就業會難上加難:「當大家同樣收取時薪二十八元時,始終我們的競爭力未必及得上健全人士。」他認為在同一薪酬水平下,僱主寧願請一個健全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