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校老師也私補? — 《大學線》

日校老師也私補?

編輯│章淑廉  記者 攝影 │楊麗君  石如伶  美術│鄭秀君

登入補習中介網站,家長、學生對私人補習導師要求的帖子俯拾皆是。細看之下,導師資歷要求一欄中的選擇已經不限於「大學生」,更可揀選「全職老師」一項。中介網站的「導師排行榜」,榜首位置的導師更大字標題註明是全職老師。日校老師與校方所簽署的合約中,有「不得在外受薪工作」之條款,老師擔任補習導師「秘撈」,是違約的。但有老師明知教師專業守則不允許「秘撈」私補,仍然明知故犯。

陶小婷聘請來自傳統名校的老師作補習導師,認為他們能在短時間內提升自己的成績,實力有保證。
陶小婷聘請來自傳統名校的老師作補習導師,認為他們能在短時間內提升自己的成績,實力有保證。

官立和津貼中學老師的起薪點為每月二萬零一百一十五元,私人補習市價為每小時三百至五百元,比大學生補習貴超過一倍。換句話說,教師每月只需當四至六小時的私人補習,就能賺取相等於正職月薪一成的酬勞。從事補習中介人的詩琪(化名)表示,以她工作的補習中介網站為例,在經濟誘因下,日校老師登記成為補習導師的數目僅次於大學生,佔整體三成,更有老師由兼職補習轉為全職補習導師。家長如要為子女找全職老師作為補習導師,也不難做到。不過,中介公司並不會主動核實該導師的個人資料及教師資格,只會提醒導師在首堂要帶備教師證等文件,以證明自己的教師身份。換言之,核實導師資歷的責任,就落在家長及學生身上。

本刊記者以家長名義,在補習中介網站發帖,尋找現職老師為子女補習,短短十二個小時內便有老師應徵,並成功透過中介人聯絡上現於何文田某中學任教的陳老師(化名)。

當記者嘗試了解他的老師身份時,他顯得避忌,甚至不願意提供全名。在記者多次追問下,陳老師才表示,任教的學校不鼓勵老師在課餘時間接任何的補習。「基本上,你要請所有官立和津貼學校的老師做私人補習老師,他都不會事先告訴你任教學校的名稱,因為專業守則是不允許的。」若被發現兼職私人補習導師,陳老師擔心會影響他與校方的關係。「曾經有私人補習學生的家長,到老師任教的日校投訴,弄出很多問題。」但陳老師不願透露有關的問題和對該名老師的影響。